自己养的猫,却“勾搭”上了自己的爱人

  2019 萌宠乐翻

  导读:对伴侣和宠物的爱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有时候我对伴侣的很多抱怨或者看法,其实源自我们自身的心理需要。通过心理咨询或者心理治疗了解和发现自己的一些想法是怎么来的,这会让你的这些恋爱烦恼有了更多解释的可能,这时你再回头看看所谓的亲密关系问题,似乎就有了迎刃而解的感觉。

  

  (图文无关,图片已获授权)

  我的丈夫一边撸着我的猫,一边对我说“别傻了”

  01

  在我们拥有Arie(我的猫咪)的四年里,我从未怀疑过她对我的爱。她总是躺在我怀里,我爱抚着她,陶醉在她这个“马达”发出的深情的咕噜声中。我不是一个能轻易放松的人,但她整个着实趴在我身上,她那满足地喵喵叫声,就像镇静剂。虽然我和丈夫Steve一起收养了Arie,但她和我很亲密,至少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很享受被选中的感觉。

  她是一只白色的小可爱,长着粉红色的耳朵,体重不到10磅,但我在阿拉斯加徒步旅行时折断了肋骨,即使是那一点点压力对于受伤的胸部来说还是太大了。每次她爬上来,我就把她抱下来放在我旁边的床上,希望她会同意在那里被爱抚。她不愿意这样,一遍又一遍地爬到我的身上,但还是被我移走。

  最后,她放弃了,坐在Steve的臂弯里。事实证明,我被轻而易举地取代了。Steve背对着我,蜷缩在猫咪的周围,打着瞌睡。她的 “马达”继续运转。还真看不出来她(如果)有注意到我和他的手臂有什么不同。

  说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这是轻描淡写了。说我嫉妒,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事实是,我很愤怒。Steve想趁我身体虚弱之际来讨好那只猫咪,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我肋骨骨折已经够糟糕的了,呼吸和笑都很疼。我几乎不能自己穿衣服或开车。现在看来,我在那只猫咪的心里恐怕地位不保,关系岌岌可危。

  02

  当我受伤的时候,Steve做了家里所有的事情。他铲起猫砂,遛狗,铺床,做饭,洗碗,洗一大堆又一堆的衣服。他从我们的树上摘李子。他无怨无悔地照顾着我,希望我能痊愈(我猜想,我好起来的话就能回去分担家务所以他才这么照顾我)。如果我看到他爱抚Arie时忘记了对他表示感激,也许是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偷走了宠物的感情。

  这件事也发生在10年前,当时我的狗Tilly也在这里。Tilly有黑色拉布拉多猎犬的血统,也有波音达猎犬的血统。Tilly给了我很多吻,帮我度过了与前任离婚的那段时光。因为她需要锻炼,所以我经常做运动。当我坐在沙发上时,她挤到我旁边,好像想要和我融合。她睡在我旁边,头靠在我前夫的枕头上。

  然后我和Steve开始同居。我的律师事务所离我家只有几英里远;Steve在家工作。一直以来,Steve和Tilly都形影不离。白天,这只狗开始睡在他那破旧的橡木书桌下,跟着他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甚至当我在家的时候也是如此。当我们三个人躺在床上时,她灰白的鼻子是凑向他的肚子,而不是我的。

  我禁止Steve喂她。我希望能提醒Tilly,是我救了她,把她从一个光秃秃的笼子里救了出来,笼子里住着一群吵吵嚷嚷的小狗,每一只都在乞求:“把我带走,把我带走。”是我把她宠坏了,我给她买鹿角让她嚼,给她的狗粮倒猪肝汁,带她去湖里游泳、爬山,和她玩扔网球直到我的胳膊疼。但现在有好几天,当我下班回来时,她都舍不得离开他半步来迎接我。

  03

  愤怒之下,我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和他在一起,”我说。失去我狗狗的爱似乎是一个太高的代价,尽管我珍惜Steve的一切——他那平和的性情,他那傻瓜式的幽默感,还有讽刺的是他热爱动物这点我也喜欢。我没有忘记我们在一起之前我是多么孤独。

  幸好我有姐姐。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孩子们会经历这样的阶段:父母中的一方最受孩子宠爱。一切都会过去的。”比这个建议更重要的是,她意识到Tilly对我来说就像个孩子。

  我试图说服自己。现在的情况当然比之前好多了,那时我的前夫给Tilly取了个绰号叫“针头”(微不足道的东西),他把她从床上赶了下来,企图剥夺我对她的爱。有些人的伴侣非常讨厌宠物,和他们相比我发现自己所处的情况要好得多。我知道我应该这么想,但我不确定。

  我俩在这段亲密关系中分享了很多:思想、欲望、遥控器、食物、床、家、朋友、财务、最后一块饼干,没错,还有宠物。在一段关系中,你不能像对待室友那样,把食物当作“我的私人物品”。所有这些共享都会有折中方案。当我们一起买房子的时候,Steve放弃了粉红色的塑料火烈鸟,这些火烈鸟曾为他的旧院子增色不少,他将它们当作低俗艺术品去喜欢,但我无法忍受。在新的地方,他得到了一间更环保的大办公室。我喜欢温暖一点的房子;他喜欢凉快一点的。当我忘记关灯时,他就会发疯。

  作家Jennifer S. Brown最近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正处在一个有趣的时刻,晚上我问丈夫晚餐想吃什么然后我一直说‘不要’,直到他终于猜出我想吃什么。”

  但和你的另一半分享你的狗、猫咪或长尾小鹦鹉相比,分享物质财富或生活方式更简单。分享你的宠物,会增加它们更爱你伴侣的可能性,当你在床的另一边时,你的宠物会向你的伴侣索要抱抱和喜爱。宠物对我们的爱证明了我们的价值,它们能嗅出我们身上别人看不到的优点。如果Arie有机会选择Steve,那她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04

  在我十几岁或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没有受欢迎,这就足以说明我从来没有特别受欢迎。我的宠物们从不关心。只要我喂养它们,锻炼它们,最重要的是对它们表现出善意,我的宠物就会顺应我的情感需求,给予我既丰富又可靠的款款柔情。一想到失去它们的爱,我就心力交瘁。

  生猫咪的气是没有用的。如果她注意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假设,她不太可能改变。但Steve早该知道他不应该成为Arie“出轨”的同谋。他应该知道,虽然我愿意分享很多东西,但我不愿意成为猫咪眼中的第二人选。“她不再爱我了。” 我嘟哝道。

  “别傻了,”他说,但他并没有停止爱抚她。事实上,我不想让他这么做。嗯,一部分的我确实想要那样,但那不是我更好的部分。不久前,Steve失去了养了17年的猫。爱抚Arie减轻了他的悲痛。我看得出来。但如果要我将Arie分享出去我会害怕,我会失去她完整的爱,也许我也害怕因此我会失去Steve的一部分。他对猫咪的款款柔情会减少他对我的爱。肋骨断了,我挣扎着伸手去够放猫粮的塑料容器。尽管很痛,我还是继续喂她,不顾一切地想把她赢回来。

  问题是我认为爱是零和游戏。我七岁的时候,我父亲和一个情妇开始交往,他在无线电城音乐厅结识了这个女人。为了和她在一起,他每次都会消失好几个星期,因为他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在她家里了,因而不会费神收拾行李。这种关系削弱了他的婚姻和父亲的角色。它教会我,爱是一场我会输掉的比赛。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Steve和Arie向我证明,事情并不一定是这样的。那只猫咪温暖了Steve的胸膛,一旦我能承受她的重量,它也会一样待我。她摸了摸我的腿,好像在说我是属于她的,然后说Steve也是她的。当Steve拥抱Arie时,他对我的感情从未减少。在我的伤慢慢愈合的几个月里,他对我的照顾比我需要的更多。

  对伴侣和宠物的爱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些天来,Arie是我和Steve共同生活的一部分。当我看到他们互相拥抱时,我很高兴这给了他快乐和安慰。我为此有所共鸣和享受。我很有耐心,我知道我会和他俩轮流在一起。你可以说我是Steve后宫的一员,或者我们都属于Arie。

  我不介意。

  作者:R.L. Maizes

  翻译:花甲、唐诗

  来源:Psychology Today《R.L. Maizes: When Your Cat Falls for Your Partner》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导读:对伴侣和宠物的爱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有时候我对伴侣的很多抱怨或者看法,其实源自我们自身的心理需要。通过心理咨询或者心理治疗了解和发现自己的一些想法是怎么来的,这会让你的这些恋爱烦恼有了更多解释的可能,这时你再回头看看所谓的亲密关系问题,似乎就有了迎刃而解的感觉。

  

  (图文无关,图片已获授权)

  我的丈夫一边撸着我的猫,一边对我说“别傻了”

  01

  在我们拥有Arie(我的猫咪)的四年里,我从未怀疑过她对我的爱。她总是躺在我怀里,我爱抚着她,陶醉在她这个“马达”发出的深情的咕噜声中。我不是一个能轻易放松的人,但她整个着实趴在我身上,她那满足地喵喵叫声,就像镇静剂。虽然我和丈夫Steve一起收养了Arie,但她和我很亲密,至少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很享受被选中的感觉。

  她是一只白色的小可爱,长着粉红色的耳朵,体重不到10磅,但我在阿拉斯加徒步旅行时折断了肋骨,即使是那一点点压力对于受伤的胸部来说还是太大了。每次她爬上来,我就把她抱下来放在我旁边的床上,希望她会同意在那里被爱抚。她不愿意这样,一遍又一遍地爬到我的身上,但还是被我移走。

  最后,她放弃了,坐在Steve的臂弯里。事实证明,我被轻而易举地取代了。Steve背对着我,蜷缩在猫咪的周围,打着瞌睡。她的 “马达”继续运转。还真看不出来她(如果)有注意到我和他的手臂有什么不同。

  说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这是轻描淡写了。说我嫉妒,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事实是,我很愤怒。Steve想趁我身体虚弱之际来讨好那只猫咪,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我肋骨骨折已经够糟糕的了,呼吸和笑都很疼。我几乎不能自己穿衣服或开车。现在看来,我在那只猫咪的心里恐怕地位不保,关系岌岌可危。

  02

  当我受伤的时候,Steve做了家里所有的事情。他铲起猫砂,遛狗,铺床,做饭,洗碗,洗一大堆又一堆的衣服。他从我们的树上摘李子。他无怨无悔地照顾着我,希望我能痊愈(我猜想,我好起来的话就能回去分担家务所以他才这么照顾我)。如果我看到他爱抚Arie时忘记了对他表示感激,也许是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偷走了宠物的感情。

  这件事也发生在10年前,当时我的狗Tilly也在这里。Tilly有黑色拉布拉多猎犬的血统,也有波音达猎犬的血统。Tilly给了我很多吻,帮我度过了与前任离婚的那段时光。因为她需要锻炼,所以我经常做运动。当我坐在沙发上时,她挤到我旁边,好像想要和我融合。她睡在我旁边,头靠在我前夫的枕头上。

  然后我和Steve开始同居。我的律师事务所离我家只有几英里远;Steve在家工作。一直以来,Steve和Tilly都形影不离。白天,这只狗开始睡在他那破旧的橡木书桌下,跟着他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甚至当我在家的时候也是如此。当我们三个人躺在床上时,她灰白的鼻子是凑向他的肚子,而不是我的。

  我禁止Steve喂她。我希望能提醒Tilly,是我救了她,把她从一个光秃秃的笼子里救了出来,笼子里住着一群吵吵嚷嚷的小狗,每一只都在乞求:“把我带走,把我带走。”是我把她宠坏了,我给她买鹿角让她嚼,给她的狗粮倒猪肝汁,带她去湖里游泳、爬山,和她玩扔网球直到我的胳膊疼。但现在有好几天,当我下班回来时,她都舍不得离开他半步来迎接我。

  03

  愤怒之下,我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和他在一起,”我说。失去我狗狗的爱似乎是一个太高的代价,尽管我珍惜Steve的一切——他那平和的性情,他那傻瓜式的幽默感,还有讽刺的是他热爱动物这点我也喜欢。我没有忘记我们在一起之前我是多么孤独。

  幸好我有姐姐。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孩子们会经历这样的阶段:父母中的一方最受孩子宠爱。一切都会过去的。”比这个建议更重要的是,她意识到Tilly对我来说就像个孩子。

  我试图说服自己。现在的情况当然比之前好多了,那时我的前夫给Tilly取了个绰号叫“针头”(微不足道的东西),他把她从床上赶了下来,企图剥夺我对她的爱。有些人的伴侣非常讨厌宠物,和他们相比我发现自己所处的情况要好得多。我知道我应该这么想,但我不确定。

  我俩在这段亲密关系中分享了很多:思想、欲望、遥控器、食物、床、家、朋友、财务、最后一块饼干,没错,还有宠物。在一段关系中,你不能像对待室友那样,把食物当作“我的私人物品”。所有这些共享都会有折中方案。当我们一起买房子的时候,Steve放弃了粉红色的塑料火烈鸟,这些火烈鸟曾为他的旧院子增色不少,他将它们当作低俗艺术品去喜欢,但我无法忍受。在新的地方,他得到了一间更环保的大办公室。我喜欢温暖一点的房子;他喜欢凉快一点的。当我忘记关灯时,他就会发疯。

  作家Jennifer S. Brown最近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正处在一个有趣的时刻,晚上我问丈夫晚餐想吃什么然后我一直说‘不要’,直到他终于猜出我想吃什么。”

  但和你的另一半分享你的狗、猫咪或长尾小鹦鹉相比,分享物质财富或生活方式更简单。分享你的宠物,会增加它们更爱你伴侣的可能性,当你在床的另一边时,你的宠物会向你的伴侣索要抱抱和喜爱。宠物对我们的爱证明了我们的价值,它们能嗅出我们身上别人看不到的优点。如果Arie有机会选择Steve,那她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04

  在我十几岁或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没有受欢迎,这就足以说明我从来没有特别受欢迎。我的宠物们从不关心。只要我喂养它们,锻炼它们,最重要的是对它们表现出善意,我的宠物就会顺应我的情感需求,给予我既丰富又可靠的款款柔情。一想到失去它们的爱,我就心力交瘁。

  生猫咪的气是没有用的。如果她注意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假设,她不太可能改变。但Steve早该知道他不应该成为Arie“出轨”的同谋。他应该知道,虽然我愿意分享很多东西,但我不愿意成为猫咪眼中的第二人选。“她不再爱我了。” 我嘟哝道。

  “别傻了,”他说,但他并没有停止爱抚她。事实上,我不想让他这么做。嗯,一部分的我确实想要那样,但那不是我更好的部分。不久前,Steve失去了养了17年的猫。爱抚Arie减轻了他的悲痛。我看得出来。但如果要我将Arie分享出去我会害怕,我会失去她完整的爱,也许我也害怕因此我会失去Steve的一部分。他对猫咪的款款柔情会减少他对我的爱。肋骨断了,我挣扎着伸手去够放猫粮的塑料容器。尽管很痛,我还是继续喂她,不顾一切地想把她赢回来。

  问题是我认为爱是零和游戏。我七岁的时候,我父亲和一个情妇开始交往,他在无线电城音乐厅结识了这个女人。为了和她在一起,他每次都会消失好几个星期,因为他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在她家里了,因而不会费神收拾行李。这种关系削弱了他的婚姻和父亲的角色。它教会我,爱是一场我会输掉的比赛。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Steve和Arie向我证明,事情并不一定是这样的。那只猫咪温暖了Steve的胸膛,一旦我能承受她的重量,它也会一样待我。她摸了摸我的腿,好像在说我是属于她的,然后说Steve也是她的。当Steve拥抱Arie时,他对我的感情从未减少。在我的伤慢慢愈合的几个月里,他对我的照顾比我需要的更多。

  对伴侣和宠物的爱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些天来,Arie是我和Steve共同生活的一部分。当我看到他们互相拥抱时,我很高兴这给了他快乐和安慰。我为此有所共鸣和享受。我很有耐心,我知道我会和他俩轮流在一起。你可以说我是Steve后宫的一员,或者我们都属于Arie。

  我不介意。

  作者:R.L. Maizes

  翻译:花甲、唐诗

  来源:Psychology Today《R.L. Maizes: When Your Cat Falls for Your Partner》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欢迎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