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我与马融在时光里相遇

  我与马融在时光里相遇

  文/马东理

  扶风——我与马融在时光里相遇

  马融对于我来说,以前只能算是只知其名,不详其事。

  2008年由于工作变动缘故,任教于绛帐初中。当地关于“绛帐传薪”的典故,甚是流传。这不仅使我有一股揭开了“绛帐”地名的由来的想法,更重要的是让我对东汉经学家——马融,有了初步的了解。

  2010年3月,绛帐初中为了立足地域文化,打造学校校园文化建设特色名片,决定对马融“传以久此相授业”的治学思想进行深层次挖掘,特邀请张新浩等马融文化研究者共同成立了绛帐马融文化学术研究会。这一举措,让我对马融有了更全面、更进一步的了解。马融(79-166),字季长,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东汉名将马援的从孙,东汉儒家学者,著名经学家,尤长于古文经学。他一生注书甚多,注有《孝经》、《论语》、《诗》、《周易》、《三礼》、《尚书》、《列女传》、《老子》、《淮南子》、《离骚》等书,皆已散佚,清人编的《玉函山房丛书》、《汉学堂丛书》都有辑录。另有赋颂等作品,有集已佚,明人辑有《马季长集》。他设帐授徒,门人常有千人之多,卢植、郑玄都是其门徒。

  马融俊才善文,曾从京兆(今属西安市)处士挚恂问学。汉安帝时,任校书郎,诣东观(朝廷藏书处)典校秘书。因得罪当权的外戚邓氏,滞于东观,十年不得升官。直到邓太后死后,才召拜郎中。汉桓帝时,外任南郡太守,因忤大将军梁冀,遭诬陷,免官,髡徙朔方。后得赦,复拜议郎,重在东观著述,以病辞官,居家教授。他达生任性,不太注重儒者节操,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开魏、晋清谈家破弃礼教的风气。其学生多达四百余人,升堂入室者有五十余人,其中郑玄、卢植是佼佼者。马融博通今古文经籍,世称“通儒”。长期在东观校书著述,为他能综合各家之学,遍注古文经典,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他善于吸取前人的学术研究成果,他曾想训解《左氏春秋》,及见贾逵、郑众的著作,就说:“贾君精而不博,郑君博而不精。既精即博,吾何加焉!”(《后汉书·马融列传》)他综合了贾、郑二家的优点,撰成《春秋三传异同说》,是《春秋》学集大成的一部专著。马融还与北地太守刘环讨论过《春秋》学的一些分歧问题。据考证,马融注《易》,源于《费氏易》,又杂采子夏之说以及孟氏、梁丘氏、京房氏诸家《易》学。注《尚书》,取郑氏父子和贾逵之说。注《诗》,除《毛氏诗》外,兼采《韩诗》。此外,马融注《三礼》、《孝经》、《论语》;甚至注《老子》、《淮南子》、《离骚》、《列女传》(刘向撰)等。他还著赋、颂、碑、诔、书、记、表、奏、七言、琴歌、对策、遗令,凡二十一篇。马融之学,属于古文经学中的一种典型。在儒家经学的发展史上,马融开始了综合各家、遍注群经这种带有开创性的工作,他的经注成就,使古文经学开始达到成熟的境地,预示着汉代经学发展将步入新的时期。马融的经学著作多已佚。清人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黄 《汉学堂丛书》有部分辑录。

  为了弘扬马融文化,学校与各部门沟通终于使马融讲学的雕塑矗立与学校广场。如今置立于校园广场的马融雕塑,已成为全校师生专心致志教于学的精神寄托。整个雕塑古朴中略显巍峨,严肃中略显慈祥,马融盘膝而坐,右手指点前方,将人瞬间穿越仿佛置身于上千年前马融教诲于教场的情景。

  在认识并系统了解马融是在6年前,我刚来绛帐中学,校长在一次例会上说要做关于马融文化的校园宣传,让我们抽空查查关于马融的资料。于是我一有空的时候就搜集资料,下午放学后我常常一个人漫步到西街南门楼,北门楼外访寻古迹,那里古代的传薪楼随着岁月已了无痕迹,只留下旁边那棵皂角树和干枯的水池。我常常在哪里停留很久,听风吹动皂角树叶子的声音,遥想当年通儒马融坐在绛色的纱帐里侃侃而谈吐玉烁金,对面的戏楼上正在歌舞。儒生们侧耳倾听,俄而一儒生走神,马融执草敲打脊背,血染红了衣裳也染红了草。这里的农民在田里干活的时候如果有孩子在便会给孩子讲传薪草的故事。

  一个秋日的午后我穿过南门楼外看到门楼旁边有一块碑文,走近看上面记载:“城南有戏楼一座,门内东北有民国初修建的讲经台遗址,台上有铁钟一口。”漫步到讲经台附近的大皂角树下一位老人正在给孩子讲马融少年时代如何在石室苦学的故事,孩子们听得入了神。我也驻足倾听。后来老人又给我讲了马融其他故事。讲马融拜挚询为师,挚询如何把漂亮聪慧的女儿碧玉嫁给他。我常想马融一个人在一个石室如何度过漫漫长夜,如何面对无尽的孤独,如何在孤独的漫漫长夜发奋读书。这种精神我们现代人几人能做到呢?现在南门楼旁边只留下当年这棵棵皂角树。那是一棵千年皂角树,离“讲经台”遗址不远,仅树干的直径就有近两米,树冠足足有一亩地那么大。由于马融讲经离这棵树不远所以被唤作“传薪树”。老人的话在南门楼外石碑的碑文上得到了印证。在这块石碑上,我找到了这样一段“南城门楼尤为壮丽,门外有千年皂角树,其根裸露似群龙盘卧,其景如画。”由此可知,确实有棵千年皂角树曾与“讲经台”遥相呼应。我要离开的时候老人说他会把关于“传薪树”的故事讲给后代的子孙叮嘱我也在课堂上讲讲马融的故事。让马融的精神世世代代传扬下去。

  据史料记载,马融根据生徒众多、由于师资缺乏的实际,创造了教学相长,传、帮、带式的教学方法。“使高业弟子,以次相传”,即让他的入室高徒,作为知识的二传手,层层向下辐射。从节约教育资源、扩大教育面进行考量,这种多快好省的教学方法,无疑是具有开创性的意义。这种‘次相讲授’的特色教学方式对我们的教学理念影响很大。如今,我的同事已经将讲台搬到了学生中间,老师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导学者。教学过程中,我们更注重学生相互间的合作和探究。‘兵教兵’这种学习方式,不仅满足了诸多学生求学的需要,更重要的是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加深了学生对教材内容的感悟和理解,促进了知识的消化和应用。”我们把这个叫高效课堂。

  如今,镶于绛帐镇西街北门楼上和在绛帐华龙路上新建的辉弘的传新楼上的“绛帐传薪”四个大字依然在向世人传递着一个恒定的信息——为弘扬传播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而薪火相传。我姓马,作为马融的同族我以有这样的先祖而自豪,为我们这里有这样的大儒讲学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