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闵行咬人罗威纳犬已被收容 犬主人遭罚款

上海市闵行咬人罗威纳犬已被收容 犬主人遭罚款

——很孬的“限狗令”如“兵”“卒”,大都过不了河界,没有杀伤力,不能酣畅淋漓地发挥作用!

上海市闵行咬人罗威纳犬已被收容 犬主人遭罚款

在下象棋过程中,有个很孬的棋子,就是“兵”或者“卒”,它平常的作用就是给马、炮、车让路,让这几员猛将过河厮杀,待到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然后“兵”“卒”就傻笑着享受着别人胜利的喜悦,或者分担别人兵败的痛苦,——它自己一般没有什么大用。有些“兵”“卒”,到对抗结束,都没有机会挪动一下。

即便它好不容易过了河,到了厮杀前线,它也不畅酣淋漓,最能拿出来牺牲不心疼的就是它!平常它们活得非常憋屈,两人对弈,如果一方给另一方让“棋子”,也不会选用“兵”或者“卒”,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其地位。

法律也是这样。《刑法》、《民法》《婚姻法》《行政处罚法》等法,就如同马、炮、车,非常活跃,纵横驰骋,威风八面。而像“限狗令”之类的《某某(省)市养犬管理条例》,看起来数量非常之众,每个地方都有,却太派不上用场,柔柔弱弱的,作用不大。古代的法律思想就认为此类事是“细故”,鉴于此类纠纷一般既不会引起社会的动荡或国家的危亡,又不会威胁人身或生命的安全,所以即使被官府受理,,也因其仅为“细故”,尽量将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它的出台,就是个宣示性的东西,如象棋游戏中的“兵”“卒”。

可是,就是这些“细故”,蔓延开来,却对社会危害非常大,影响到社会大众的生活。目前,狗患已成为严重的公害,网上对禁狗和限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当然,“兵”“卒”虽小,但过了河界也了不得。那么?而像“限狗令”之类的《某某(省)市养犬管理条例》这些法律,能过河界酣畅淋漓地发挥作用吗?

清代诗人袁枚在《苔》中说:白日不到处,青青恰日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但愿“兵”“卒”能过河,狗患早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