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之路——科目三

?

  七月二十二号,去驾校报名学科目三。

  自去年十一月九号考完科目二,因为时间和距离,科目三就停住了。

  终于等到暑假,自然,也终于等到大暑。

  ?

   ? ? 23号,大暑日。

  科目三第一天。

  坐在教练车里,看几个年轻人一个个地练,听教练一声声地训。

  “你这什么心理素质,你看你怕的,胳膊都硬了,你怕什么,你说!”

  “你挂的几档,你看看这是几档,啊!刚才是几档?!”

  “停!停!踩离合,踩刹车,停!眼睛要往前看,看前方。余光,眼睛的余光看表盘,你低什么头,你说,你低什么头!车都要撞墙上去了!”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方向盘抓那么死,我拉都拉不动!”

  “做动作!做动作!打右转向,轻踩刹车,你用那么大的劲干什么!”

  “会车用什么灯?会车!”

  “你看我,你看我干什么?我脸好看吗?”说罢,他自己就想笑了。

  “你长得很帅,但你的眼神很凶,我害怕。”一上午,就这个小伙子还了一句嘴。

  教练的脾气,被这些开一天的、开三天的年轻人一而再地撩起来。

  也有开得不错的时候,教练的语气顿时温柔,眼角都是笑意:

  “这不就行了吗?哪有那么难开。不要怕,开车就是要胆大心细。”

  但只要下一步你又错,他立刻又来气了。

  当驾校的教练真不是个好活,想有好脾气都难。你教的都是啥学生啊,都一窍不通的人,更不要说,还有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

  中途,教练接了一个电话:通过了?那就行了,不要谢我,过了就行了。

  ? ? ? 那开心的,像是自己种了大奖。

  近十一点,教练让他们先回去了,就剩下我和另一个年轻人还没轮上摸方向盘。

  我先开。

  完成第一次上车准备,完成第二次上车,做好夜间灯光模拟题,我开始起步。

  打左转向灯,按喇叭,踩离合,挂一档,松手刹。轻轻地松离合,车子缓缓动起来了。

  “加油门!”

  我的左脚慌慌地从离合器离开,右脚慌里慌张地踩油门。感觉心跳的速度传到了脚掌。

  “加,快点,加!”

  我低头看一下表盘,10了,继续,快到15了。

  “换挡!松油门,踩离合,换挡,快!”

  抬起右脚,踩下左脚,伸手去抓档杆,想换二档。

  失去了右手的支撑,方向盘左歪右斜。

  二档没有及时挂上,车子已经快撞到路牙上了。

  教练一脚把刹车踩死,车子停下来了。

  “你看车开哪去了,你低什么头!”教练把脸歪向右边,又侧过来看着我,一脸嫌弃的表情,两只手握在一起:“咦嘻,哎吆,唉———”,然后是一声叹息。

  “这不简单得很吗?挂二档,先回到空挡,你不回空档,你攥着档杆乱槐(huai乱歪乱扭),你能挂上档吗?档杆别抓得那么死。”教练用左手把档位换了一遍。

  我也知道简单,这才10码,这才二档。可就是这最简单的踩油门,踩离合,挂二档,眼睛还要看着前方,手还要握着方向盘,却让我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我想说,我有九个月没有摸过方向盘了,第一次,就这么多项换来换去的,我弄不好很正常。

  ? ? 我想说,我都五十朝上的人了,年轻人还弄不好呢,我哪能跟那些放暑假的大学生比……

  ? “嗯,换挡太心急,动作没有到位。”我自省。

  在教练这里,别嗯嗯唧唧找借口,他只有一个要求:绝对按照他的流程保质完成!

  ? ? ? 他要对你的考试结果负责。

  一圈,就在乱七八糟中结束了。教练也不生气了,说,天太热,回家吧,明早七点半到。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到教练说的话:我从95年就开车了,我当了十几年的教练了,你看看,我这批带的这三十个人,就两个没考过去……

   我不也是一个教练吗?我从91年就教书了,我当了28年的老师了,我带了多少学生进考场了?我有多少学生被甩在高考的录取线外?

   我有这么严格地管教过我的学生吗?

  ? ? ? 天热极了。公交站台就不是台,只有一个一尺多长的铁片子钉在一根杆子上,标着20路的线路。汗滴汇聚在一起,贴着前胸后背哗哗地流下来,经过牛仔裤的裤腰,顺着裤管,一路流下去,滴到地面上,鞋壳里……

  96

  DU杜默

  2019.07.27 06:32*

  字数 1469

  七月二十二号,去驾校报名学科目三。

  自去年十一月九号考完科目二,因为时间和距离,科目三就停住了。

  终于等到暑假,自然,也终于等到大暑。

  ?

   ? ? 23号,大暑日。

  科目三第一天。

  坐在教练车里,看几个年轻人一个个地练,听教练一声声地训。

  “你这什么心理素质,你看你怕的,胳膊都硬了,你怕什么,你说!”

  “你挂的几档,你看看这是几档,啊!刚才是几档?!”

  “停!停!踩离合,踩刹车,停!眼睛要往前看,看前方。余光,眼睛的余光看表盘,你低什么头,你说,你低什么头!车都要撞墙上去了!”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方向盘抓那么死,我拉都拉不动!”

  “做动作!做动作!打右转向,轻踩刹车,你用那么大的劲干什么!”

  “会车用什么灯?会车!”

  “你看我,你看我干什么?我脸好看吗?”说罢,他自己就想笑了。

  “你长得很帅,但你的眼神很凶,我害怕。”一上午,就这个小伙子还了一句嘴。

  教练的脾气,被这些开一天的、开三天的年轻人一而再地撩起来。

  也有开得不错的时候,教练的语气顿时温柔,眼角都是笑意:

  “这不就行了吗?哪有那么难开。不要怕,开车就是要胆大心细。”

  但只要下一步你又错,他立刻又来气了。

  当驾校的教练真不是个好活,想有好脾气都难。你教的都是啥学生啊,都一窍不通的人,更不要说,还有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

  中途,教练接了一个电话:通过了?那就行了,不要谢我,过了就行了。

  ? ? ? 那开心的,像是自己种了大奖。

  近十一点,教练让他们先回去了,就剩下我和另一个年轻人还没轮上摸方向盘。

  我先开。

  完成第一次上车准备,完成第二次上车,做好夜间灯光模拟题,我开始起步。

  打左转向灯,按喇叭,踩离合,挂一档,松手刹。轻轻地松离合,车子缓缓动起来了。

  “加油门!”

  我的左脚慌慌地从离合器离开,右脚慌里慌张地踩油门。感觉心跳的速度传到了脚掌。

  “加,快点,加!”

  我低头看一下表盘,10了,继续,快到15了。

  “换挡!松油门,踩离合,换挡,快!”

  抬起右脚,踩下左脚,伸手去抓档杆,想换二档。

  失去了右手的支撑,方向盘左歪右斜。

  二档没有及时挂上,车子已经快撞到路牙上了。

  教练一脚把刹车踩死,车子停下来了。

  “你看车开哪去了,你低什么头!”教练把脸歪向右边,又侧过来看着我,一脸嫌弃的表情,两只手握在一起:“咦嘻,哎吆,唉———”,然后是一声叹息。

  “这不简单得很吗?挂二档,先回到空挡,你不回空档,你攥着档杆乱槐(huai乱歪乱扭),你能挂上档吗?档杆别抓得那么死。”教练用左手把档位换了一遍。

  我也知道简单,这才10码,这才二档。可就是这最简单的踩油门,踩离合,挂二档,眼睛还要看着前方,手还要握着方向盘,却让我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我想说,我有九个月没有摸过方向盘了,第一次,就这么多项换来换去的,我弄不好很正常。

  ? ? 我想说,我都五十朝上的人了,年轻人还弄不好呢,我哪能跟那些放暑假的大学生比……

  ? “嗯,换挡太心急,动作没有到位。”我自省。

  在教练这里,别嗯嗯唧唧找借口,他只有一个要求:绝对按照他的流程保质完成!

  ? ? ? 他要对你的考试结果负责。

  一圈,就在乱七八糟中结束了。教练也不生气了,说,天太热,回家吧,明早七点半到。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到教练说的话:我从95年就开车了,我当了十几年的教练了,你看看,我这批带的这三十个人,就两个没考过去……

   我不也是一个教练吗?我从91年就教书了,我当了28年的老师了,我带了多少学生进考场了?我有多少学生被甩在高考的录取线外?

   我有这么严格地管教过我的学生吗?

  ? ? ? 天热极了。公交站台就不是台,只有一个一尺多长的铁片子钉在一根杆子上,标着20路的线路。汗滴汇聚在一起,贴着前胸后背哗哗地流下来,经过牛仔裤的裤腰,顺着裤管,一路流下去,滴到地面上,鞋壳里……

  七月二十二号,去驾校报名学科目三。

  自去年十一月九号考完科目二,因为时间和距离,科目三就停住了。

  终于等到暑假,自然,也终于等到大暑。

  ?

   ? ? 23号,大暑日。

  科目三第一天。

  坐在教练车里,看几个年轻人一个个地练,听教练一声声地训。

  “你这什么心理素质,你看你怕的,胳膊都硬了,你怕什么,你说!”

  “你挂的几档,你看看这是几档,啊!刚才是几档?!”

  “停!停!踩离合,踩刹车,停!眼睛要往前看,看前方。余光,眼睛的余光看表盘,你低什么头,你说,你低什么头!车都要撞墙上去了!”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方向盘抓那么死,我拉都拉不动!”

  “做动作!做动作!打右转向,轻踩刹车,你用那么大的劲干什么!”

  “会车用什么灯?会车!”

  “你看我,你看我干什么?我脸好看吗?”说罢,他自己就想笑了。

  “你长得很帅,但你的眼神很凶,我害怕。”一上午,就这个小伙子还了一句嘴。

  教练的脾气,被这些开一天的、开三天的年轻人一而再地撩起来。

  也有开得不错的时候,教练的语气顿时温柔,眼角都是笑意:

  “这不就行了吗?哪有那么难开。不要怕,开车就是要胆大心细。”

  但只要下一步你又错,他立刻又来气了。

  当驾校的教练真不是个好活,想有好脾气都难。你教的都是啥学生啊,都一窍不通的人,更不要说,还有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

  中途,教练接了一个电话:通过了?那就行了,不要谢我,过了就行了。

  ? ? ? 那开心的,像是自己种了大奖。

  近十一点,教练让他们先回去了,就剩下我和另一个年轻人还没轮上摸方向盘。

  我先开。

  完成第一次上车准备,完成第二次上车,做好夜间灯光模拟题,我开始起步。

  打左转向灯,按喇叭,踩离合,挂一档,松手刹。轻轻地松离合,车子缓缓动起来了。

  “加油门!”

  我的左脚慌慌地从离合器离开,右脚慌里慌张地踩油门。感觉心跳的速度传到了脚掌。

  “加,快点,加!”

  我低头看一下表盘,10了,继续,快到15了。

  “换挡!松油门,踩离合,换挡,快!”

  抬起右脚,踩下左脚,伸手去抓档杆,想换二档。

  失去了右手的支撑,方向盘左歪右斜。

  二档没有及时挂上,车子已经快撞到路牙上了。

  教练一脚把刹车踩死,车子停下来了。

  “你看车开哪去了,你低什么头!”教练把脸歪向右边,又侧过来看着我,一脸嫌弃的表情,两只手握在一起:“咦嘻,哎吆,唉———”,然后是一声叹息。

  “这不简单得很吗?挂二档,先回到空挡,你不回空档,你攥着档杆乱槐(huai乱歪乱扭),你能挂上档吗?档杆别抓得那么死。”教练用左手把档位换了一遍。

  我也知道简单,这才10码,这才二档。可就是这最简单的踩油门,踩离合,挂二档,眼睛还要看着前方,手还要握着方向盘,却让我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我想说,我有九个月没有摸过方向盘了,第一次,就这么多项换来换去的,我弄不好很正常。

  ? ? 我想说,我都五十朝上的人了,年轻人还弄不好呢,我哪能跟那些放暑假的大学生比……

  ? “嗯,换挡太心急,动作没有到位。”我自省。

  在教练这里,别嗯嗯唧唧找借口,他只有一个要求:绝对按照他的流程保质完成!

  ? ? ? 他要对你的考试结果负责。

  一圈,就在乱七八糟中结束了。教练也不生气了,说,天太热,回家吧,明早七点半到。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到教练说的话:我从95年就开车了,我当了十几年的教练了,你看看,我这批带的这三十个人,就两个没考过去……

   我不也是一个教练吗?我从91年就教书了,我当了28年的老师了,我带了多少学生进考场了?我有多少学生被甩在高考的录取线外?

   我有这么严格地管教过我的学生吗?

  ? ? ? 天热极了。公交站台就不是台,只有一个一尺多长的铁片子钉在一根杆子上,标着20路的线路。汗滴汇聚在一起,贴着前胸后背哗哗地流下来,经过牛仔裤的裤腰,顺着裤管,一路流下去,滴到地面上,鞋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