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公众号一年来,我有100次想要放弃的念头

  我的写作

  只写心之所想,心之所向

  温暖一寸时光

  

  你有哪些想放弃的事儿,不妨说说

  阿黛||文? 阿黛||图

  前段时候一个读者问我,你还在做公众号吗?

  我还在做。

  听起来颇有几分忍受的意味,不用隐瞒的确如此。相比于放弃是一件让人充满放松和快感的决定,坚持往往伴随着痛苦、挣扎、不甘等诸如此类的心理体验。

  太多次,我觉得更文是一种痛苦的事儿,哪怕是相比于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或者被无聊所包裹。这种感觉就像你陷于噩梦而无法快速醒来,就像你知道自己要往前走却永远都迈不开腿一样。

  这听起来有点丧,但我的确有过很多次想要放弃的念头。

  时至今日,我之所以还没有放弃,只是因为初衷不允许。

  这一年多以来,我目送走了很多公众号,很多一开始跟我一样兴冲冲地想要做出点颜色的号主,早就没了踪迹。

  上周我删掉了所有的互粉者,我们都一样在最初迷失于虚假,给自己虚幻的动力。我给他们发留言说要取关时,发现大部分公众号都停留在了2018年。

  时间还在,他们不在了,我还在。

  

  (北京的晨,阿黛摄)

  阿黛小姐,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公众号。早在研究生时期我就注册了一个公众号“野芒”,想要让自己做一个野性有锋芒的女子。然而,不过是跟风行为,玩一玩就忘记了,特别符合我的三分钟热度的性情。

  去年夏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动笔写作了,灵魂快要废掉了,虽然写作本身也可能并不存在过多意义。但我需要用一件事,证明自己可以坚持。

  是的,就是如此简单,我的初衷。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一件事是我可以坚持下来的。

  能够坚持一年多,虽然时时想着要偷懒,想着要放弃。但每每抛却所有虚荣,直达初衷本身时,我又会知道:我不可以放弃。

  没有放弃的原因,除了要坚守初衷以外,我总是多情地觉得这600个读者是我的另一种动力,虽然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埋没在她们订阅号信息列表里的一个,或者在列表最低端,懒得看,更懒得删。

  但是,万一有一个真正期待我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能够从我的文字里获得幸福和力量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从我身上看到自己的读者呢?我撤了,她们怎么办呢?

  每次我想要偷懒断更的时候,总是会幻想有读者在等我更新,如此我便心生不忍,觉得更文不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我表达欲的途径,它同样是别人获得情感满足或者共鸣的方法。

  被需要,也是我的公众号存在的价值。尽管,多半情况下这种被需要是一厢情愿的想象。实际上是,no body care!

  这是一种精神漩涡和自我束缚,就像我时常觉得如果我不优秀,我对不起任何一个关心甚至关注我的人。我说过很多次,我能接受失败,但我害怕的是我在乎的人无法接受失败。扯得有点远,但我大概就是戏精本尊,有时候会自我感动,自我愧疚,自我坚持,自我消化。

  对每一个做公众号的人来说,心情都会随着数据而起伏:粉丝数、阅读量。这是两个非常致命或者说让你开心的要死的问题,致命的时候居多。

  走着走着,就忘记了来时的路。这一句,非常伤感,因为太对了。做公众号也是如此,最初告诉自己,不在乎多少人看,我就是为了寻找让自己坚持一件事的形式。可一旦接触了公众号,心态早就飞了,很多时候我们陷于这种心态中却不自知。

  为什么别人那么多粉丝呢?为什么我没有呢?尤其是你发现有人写得不如你的时候,虽然这种对比可能是主观的。

  于是,你也会加入各种各样的互粉互阅群,会在各个网站留下你公众号的大名,虔诚地等待其他号主相互抱团取暖,会去各大网站,各个文章里取经,想要一步登天,想要拿来就用,于是你微信好友会突然暴增,恭喜你,你距离不认识自己是谁已经很近了。

  我不知道多少个公众号主掉进去过,我是实打实地进去过,现在想起来倒不是觉得丢人,是觉得明知枉然还要跳进去,会觉得愚蠢是我的天性。

  归根到底,是无知的虚荣和虚荣的无知。

  要那么多人关注干嘛呢?为了能够早日达到5000个粉丝,开通流量主,以为这样就距离变现不远了。

  要那么多阅读量和点赞量干嘛呢?为了让自己的文章显得有人气,就好像真的被这么多人观看和认可一样,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自欺的时候真的容易信以为真。

  这种情况,会有多久呢?每个人不尽相同吧。我是在开通公众号之后的初期,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颇为焦灼地想要看到自己的公众号做的有头有脸,于是假装自己有头有脸,认识了很多人,也亢奋,也有干劲儿,终抵不过时间。

  我都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清醒过来是因为我懒,还是因为我脑子清楚了。这样持续一个多月之后,我忽然就厌倦了这种伪装,伪装的自己和数据。

  简单点不好吗?至少活着不累。至少,减法让生活简单。

  就像我花钱开通了流量主以后,以为每个读者都帮我点一点我就可以实现暴富了,显然我是想多了。我自己都懒得点,何况别人呢?当初,我甚至打扰过自己的好友,让他们帮我点,现在想来后悔不已。

  真没意思!是这份寡淡的兴致,让我看透本质:想要的越多,就会越累。想想自己的简单初衷,原来走得竟都是弯路。所谓大道至简,不过如是。

  

  (北京的昏,阿黛摄)

  迷失过,浮躁过,焦虑过,虚荣过。

  但唯一值得开心的是,我的文字从来没变过,始终都是我笔写我心,写心之所想,写心之所向。我追逐过虚幻的数据,但从来没有为了迎合别人的口味来做自己的公众号。这一点我很骄傲,就像我在刚开始还会追热点,写时评,但当我意识到新闻多为失真的自我满足时,也就不敢写热点文了。一来不了解真相,二来太了解真相,三来怕自己便成键盘侠,为了自以为的正义去攻讦,哪怕我的文章受众很少,传播有限,但若真伤了人,也实在是心中难安。

  当然,更不愿意写明星娱乐文章,像那些明星结婚就相信爱情,明星离婚就不相信爱情的文章,并不适合我读。别人有写的自由,我有摒弃的权利。你了解的东西越多,越觉得很多东西是值得发笑的,也会发现越来越少的东西值得可信,有一点悲哀吧。

  我可能也会低下头,写着我并不喜欢的话去赚取稿费,这样的事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姑且设想,不给自己设限。毕竟我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分得很开,求生与良心分得很开的一个人。说来也奇怪,很多熟识我的朋友都说我不食人间烟火,你们真的错了。

  又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假如有一天我写了不喜欢的文章,那也是用来赚取稿费的,阿黛小姐作为我的自留地,我要保证她是永远干净的,这里的文字必定都是出自真心的。唯有此,我才会觉得内心有纯洁之地。进可攻,退可守,是一种最自在的境地。

  我曾说过,我的梦想的状态就是嬉笑怒骂皆可成文,哪怕随便一笔都蕴含了个人魅力,我有认识这样的人。就在刚才,我忽然就想通了,若非有足够的知识、风骨和人生阅历,是没有那么多个人魅力可绽放的。所以,梦要少做,事要多做。

  如果你告诉我,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的文章,而是文章里的我,那我就开心得疯掉了。

  上周,看了一下我的粉丝里面有20多个互粉得来的,于是诚心诚意地给每一个公众号主发消息说:忽然觉得互关并无意义,所以打算取关,如果你喜欢我的公众号,欢迎关注;如果不喜欢,果断取关吧,祝你的公众号越来越好!

  发完后,心里轻松了很多。这种轻松是我终于可以做自己了,我终于又回到了事情本身。

  以后,要从数据中抽身而出。公众号是我的自留地,既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它作为一个产品来运营,我自然也不必期待她能帮我实现脱贫致富的梦想。

  我这样想的时候,觉得饶过自己的感觉真好!

  至于征稿的问题呢,今天晚上想的是以后拒收吧。后来转念一想,不必如此刻意,顺其自然吧。我日后不会在其他平台发放我的征稿函,那么长期关注我的读者想要投稿的话,依然可以投递过来。由于稿费低,我更希望你们能飞向更高的平台。可能有读者会觉得我纯粹是在引流,那就冤枉我了,一来我公众号不运营,所以收入极低;二来我审稿的眼光较高,所以过稿率低。如此,我不愿意委屈齐全,自然会被一些读者以为是在引流。也因为如此,我时常想要放弃征稿。

  真没意思,人心好累!还好,我不会放弃!

  

  (家里带来的李子,阿黛摄)

  最后呢,借用白岩松的一段话收尾吧:

  “沉默,是件更有风险的事儿吧?这个开放的时代,谁的话都不能一言兴邦或一言表帮,自己的声音不过是万千声音中的一种,希望能汇入推动与建设的力量中,为别的人生和我们的社会,起一点哪怕小小的作用…想想自己的成长,很多顿悟,常常来自台下的聆听。”

  ?——白岩松《白说》

  96

  公众号阿黛小姐

  2019.08.13 09:03

  字数 3304

  我的写作

  只写心之所想,心之所向

  温暖一寸时光

  

  你有哪些想放弃的事儿,不妨说说

  阿黛||文? 阿黛||图

  前段时候一个读者问我,你还在做公众号吗?

  我还在做。

  听起来颇有几分忍受的意味,不用隐瞒的确如此。相比于放弃是一件让人充满放松和快感的决定,坚持往往伴随着痛苦、挣扎、不甘等诸如此类的心理体验。

  太多次,我觉得更文是一种痛苦的事儿,哪怕是相比于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或者被无聊所包裹。这种感觉就像你陷于噩梦而无法快速醒来,就像你知道自己要往前走却永远都迈不开腿一样。

  这听起来有点丧,但我的确有过很多次想要放弃的念头。

  时至今日,我之所以还没有放弃,只是因为初衷不允许。

  这一年多以来,我目送走了很多公众号,很多一开始跟我一样兴冲冲地想要做出点颜色的号主,早就没了踪迹。

  上周我删掉了所有的互粉者,我们都一样在最初迷失于虚假,给自己虚幻的动力。我给他们发留言说要取关时,发现大部分公众号都停留在了2018年。

  时间还在,他们不在了,我还在。

  

  (北京的晨,阿黛摄)

  阿黛小姐,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公众号。早在研究生时期我就注册了一个公众号“野芒”,想要让自己做一个野性有锋芒的女子。然而,不过是跟风行为,玩一玩就忘记了,特别符合我的三分钟热度的性情。

  去年夏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动笔写作了,灵魂快要废掉了,虽然写作本身也可能并不存在过多意义。但我需要用一件事,证明自己可以坚持。

  是的,就是如此简单,我的初衷。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一件事是我可以坚持下来的。

  能够坚持一年多,虽然时时想着要偷懒,想着要放弃。但每每抛却所有虚荣,直达初衷本身时,我又会知道:我不可以放弃。

  没有放弃的原因,除了要坚守初衷以外,我总是多情地觉得这600个读者是我的另一种动力,虽然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埋没在她们订阅号信息列表里的一个,或者在列表最低端,懒得看,更懒得删。

  但是,万一有一个真正期待我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能够从我的文字里获得幸福和力量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从我身上看到自己的读者呢?我撤了,她们怎么办呢?

  每次我想要偷懒断更的时候,总是会幻想有读者在等我更新,如此我便心生不忍,觉得更文不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我表达欲的途径,它同样是别人获得情感满足或者共鸣的方法。

  被需要,也是我的公众号存在的价值。尽管,多半情况下这种被需要是一厢情愿的想象。实际上是,no body care!

  这是一种精神漩涡和自我束缚,就像我时常觉得如果我不优秀,我对不起任何一个关心甚至关注我的人。我说过很多次,我能接受失败,但我害怕的是我在乎的人无法接受失败。扯得有点远,但我大概就是戏精本尊,有时候会自我感动,自我愧疚,自我坚持,自我消化。

  对每一个做公众号的人来说,心情都会随着数据而起伏:粉丝数、阅读量。这是两个非常致命或者说让你开心的要死的问题,致命的时候居多。

  走着走着,就忘记了来时的路。这一句,非常伤感,因为太对了。做公众号也是如此,最初告诉自己,不在乎多少人看,我就是为了寻找让自己坚持一件事的形式。可一旦接触了公众号,心态早就飞了,很多时候我们陷于这种心态中却不自知。

  为什么别人那么多粉丝呢?为什么我没有呢?尤其是你发现有人写得不如你的时候,虽然这种对比可能是主观的。

  于是,你也会加入各种各样的互粉互阅群,会在各个网站留下你公众号的大名,虔诚地等待其他号主相互抱团取暖,会去各大网站,各个文章里取经,想要一步登天,想要拿来就用,于是你微信好友会突然暴增,恭喜你,你距离不认识自己是谁已经很近了。

  我不知道多少个公众号主掉进去过,我是实打实地进去过,现在想起来倒不是觉得丢人,是觉得明知枉然还要跳进去,会觉得愚蠢是我的天性。

  归根到底,是无知的虚荣和虚荣的无知。

  要那么多人关注干嘛呢?为了能够早日达到5000个粉丝,开通流量主,以为这样就距离变现不远了。

  要那么多阅读量和点赞量干嘛呢?为了让自己的文章显得有人气,就好像真的被这么多人观看和认可一样,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自欺的时候真的容易信以为真。

  这种情况,会有多久呢?每个人不尽相同吧。我是在开通公众号之后的初期,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颇为焦灼地想要看到自己的公众号做的有头有脸,于是假装自己有头有脸,认识了很多人,也亢奋,也有干劲儿,终抵不过时间。

  我都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清醒过来是因为我懒,还是因为我脑子清楚了。这样持续一个多月之后,我忽然就厌倦了这种伪装,伪装的自己和数据。

  简单点不好吗?至少活着不累。至少,减法让生活简单。

  就像我花钱开通了流量主以后,以为每个读者都帮我点一点我就可以实现暴富了,显然我是想多了。我自己都懒得点,何况别人呢?当初,我甚至打扰过自己的好友,让他们帮我点,现在想来后悔不已。

  真没意思!是这份寡淡的兴致,让我看透本质:想要的越多,就会越累。想想自己的简单初衷,原来走得竟都是弯路。所谓大道至简,不过如是。

  

  (北京的昏,阿黛摄)

  迷失过,浮躁过,焦虑过,虚荣过。

  但唯一值得开心的是,我的文字从来没变过,始终都是我笔写我心,写心之所想,写心之所向。我追逐过虚幻的数据,但从来没有为了迎合别人的口味来做自己的公众号。这一点我很骄傲,就像我在刚开始还会追热点,写时评,但当我意识到新闻多为失真的自我满足时,也就不敢写热点文了。一来不了解真相,二来太了解真相,三来怕自己便成键盘侠,为了自以为的正义去攻讦,哪怕我的文章受众很少,传播有限,但若真伤了人,也实在是心中难安。

  当然,更不愿意写明星娱乐文章,像那些明星结婚就相信爱情,明星离婚就不相信爱情的文章,并不适合我读。别人有写的自由,我有摒弃的权利。你了解的东西越多,越觉得很多东西是值得发笑的,也会发现越来越少的东西值得可信,有一点悲哀吧。

  我可能也会低下头,写着我并不喜欢的话去赚取稿费,这样的事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姑且设想,不给自己设限。毕竟我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分得很开,求生与良心分得很开的一个人。说来也奇怪,很多熟识我的朋友都说我不食人间烟火,你们真的错了。

  又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假如有一天我写了不喜欢的文章,那也是用来赚取稿费的,阿黛小姐作为我的自留地,我要保证她是永远干净的,这里的文字必定都是出自真心的。唯有此,我才会觉得内心有纯洁之地。进可攻,退可守,是一种最自在的境地。

  我曾说过,我的梦想的状态就是嬉笑怒骂皆可成文,哪怕随便一笔都蕴含了个人魅力,我有认识这样的人。就在刚才,我忽然就想通了,若非有足够的知识、风骨和人生阅历,是没有那么多个人魅力可绽放的。所以,梦要少做,事要多做。

  如果你告诉我,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的文章,而是文章里的我,那我就开心得疯掉了。

  上周,看了一下我的粉丝里面有20多个互粉得来的,于是诚心诚意地给每一个公众号主发消息说:忽然觉得互关并无意义,所以打算取关,如果你喜欢我的公众号,欢迎关注;如果不喜欢,果断取关吧,祝你的公众号越来越好!

  发完后,心里轻松了很多。这种轻松是我终于可以做自己了,我终于又回到了事情本身。

  以后,要从数据中抽身而出。公众号是我的自留地,既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它作为一个产品来运营,我自然也不必期待她能帮我实现脱贫致富的梦想。

  我这样想的时候,觉得饶过自己的感觉真好!

  至于征稿的问题呢,今天晚上想的是以后拒收吧。后来转念一想,不必如此刻意,顺其自然吧。我日后不会在其他平台发放我的征稿函,那么长期关注我的读者想要投稿的话,依然可以投递过来。由于稿费低,我更希望你们能飞向更高的平台。可能有读者会觉得我纯粹是在引流,那就冤枉我了,一来我公众号不运营,所以收入极低;二来我审稿的眼光较高,所以过稿率低。如此,我不愿意委屈齐全,自然会被一些读者以为是在引流。也因为如此,我时常想要放弃征稿。

  真没意思,人心好累!还好,我不会放弃!

  

  (家里带来的李子,阿黛摄)

  最后呢,借用白岩松的一段话收尾吧:

  “沉默,是件更有风险的事儿吧?这个开放的时代,谁的话都不能一言兴邦或一言表帮,自己的声音不过是万千声音中的一种,希望能汇入推动与建设的力量中,为别的人生和我们的社会,起一点哪怕小小的作用…想想自己的成长,很多顿悟,常常来自台下的聆听。”

  ?——白岩松《白说》

  我的写作

  只写心之所想,心之所向

  温暖一寸时光

  

  你有哪些想放弃的事儿,不妨说说

  阿黛||文? 阿黛||图

  前段时候一个读者问我,你还在做公众号吗?

  我还在做。

  听起来颇有几分忍受的意味,不用隐瞒的确如此。相比于放弃是一件让人充满放松和快感的决定,坚持往往伴随着痛苦、挣扎、不甘等诸如此类的心理体验。

  太多次,我觉得更文是一种痛苦的事儿,哪怕是相比于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或者被无聊所包裹。这种感觉就像你陷于噩梦而无法快速醒来,就像你知道自己要往前走却永远都迈不开腿一样。

  这听起来有点丧,但我的确有过很多次想要放弃的念头。

  时至今日,我之所以还没有放弃,只是因为初衷不允许。

  这一年多以来,我目送走了很多公众号,很多一开始跟我一样兴冲冲地想要做出点颜色的号主,早就没了踪迹。

  上周我删掉了所有的互粉者,我们都一样在最初迷失于虚假,给自己虚幻的动力。我给他们发留言说要取关时,发现大部分公众号都停留在了2018年。

  时间还在,他们不在了,我还在。

  

  (北京的晨,阿黛摄)

  阿黛小姐,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公众号。早在研究生时期我就注册了一个公众号“野芒”,想要让自己做一个野性有锋芒的女子。然而,不过是跟风行为,玩一玩就忘记了,特别符合我的三分钟热度的性情。

  去年夏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动笔写作了,灵魂快要废掉了,虽然写作本身也可能并不存在过多意义。但我需要用一件事,证明自己可以坚持。

  是的,就是如此简单,我的初衷。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一件事是我可以坚持下来的。

  能够坚持一年多,虽然时时想着要偷懒,想着要放弃。但每每抛却所有虚荣,直达初衷本身时,我又会知道:我不可以放弃。

  没有放弃的原因,除了要坚守初衷以外,我总是多情地觉得这600个读者是我的另一种动力,虽然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埋没在她们订阅号信息列表里的一个,或者在列表最低端,懒得看,更懒得删。

  但是,万一有一个真正期待我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能够从我的文字里获得幸福和力量的读者呢?万一有一个从我身上看到自己的读者呢?我撤了,她们怎么办呢?

  每次我想要偷懒断更的时候,总是会幻想有读者在等我更新,如此我便心生不忍,觉得更文不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我表达欲的途径,它同样是别人获得情感满足或者共鸣的方法。

  被需要,也是我的公众号存在的价值。尽管,多半情况下这种被需要是一厢情愿的想象。实际上是,no body care!

  这是一种精神漩涡和自我束缚,就像我时常觉得如果我不优秀,我对不起任何一个关心甚至关注我的人。我说过很多次,我能接受失败,但我害怕的是我在乎的人无法接受失败。扯得有点远,但我大概就是戏精本尊,有时候会自我感动,自我愧疚,自我坚持,自我消化。

  对每一个做公众号的人来说,心情都会随着数据而起伏:粉丝数、阅读量。这是两个非常致命或者说让你开心的要死的问题,致命的时候居多。

  走着走着,就忘记了来时的路。这一句,非常伤感,因为太对了。做公众号也是如此,最初告诉自己,不在乎多少人看,我就是为了寻找让自己坚持一件事的形式。可一旦接触了公众号,心态早就飞了,很多时候我们陷于这种心态中却不自知。

  为什么别人那么多粉丝呢?为什么我没有呢?尤其是你发现有人写得不如你的时候,虽然这种对比可能是主观的。

  于是,你也会加入各种各样的互粉互阅群,会在各个网站留下你公众号的大名,虔诚地等待其他号主相互抱团取暖,会去各大网站,各个文章里取经,想要一步登天,想要拿来就用,于是你微信好友会突然暴增,恭喜你,你距离不认识自己是谁已经很近了。

  我不知道多少个公众号主掉进去过,我是实打实地进去过,现在想起来倒不是觉得丢人,是觉得明知枉然还要跳进去,会觉得愚蠢是我的天性。

  归根到底,是无知的虚荣和虚荣的无知。

  要那么多人关注干嘛呢?为了能够早日达到5000个粉丝,开通流量主,以为这样就距离变现不远了。

  要那么多阅读量和点赞量干嘛呢?为了让自己的文章显得有人气,就好像真的被这么多人观看和认可一样,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自欺的时候真的容易信以为真。

  这种情况,会有多久呢?每个人不尽相同吧。我是在开通公众号之后的初期,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颇为焦灼地想要看到自己的公众号做的有头有脸,于是假装自己有头有脸,认识了很多人,也亢奋,也有干劲儿,终抵不过时间。

  我都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清醒过来是因为我懒,还是因为我脑子清楚了。这样持续一个多月之后,我忽然就厌倦了这种伪装,伪装的自己和数据。

  简单点不好吗?至少活着不累。至少,减法让生活简单。

  就像我花钱开通了流量主以后,以为每个读者都帮我点一点我就可以实现暴富了,显然我是想多了。我自己都懒得点,何况别人呢?当初,我甚至打扰过自己的好友,让他们帮我点,现在想来后悔不已。

  真没意思!是这份寡淡的兴致,让我看透本质:想要的越多,就会越累。想想自己的简单初衷,原来走得竟都是弯路。所谓大道至简,不过如是。

  

  (北京的昏,阿黛摄)

  迷失过,浮躁过,焦虑过,虚荣过。

  但唯一值得开心的是,我的文字从来没变过,始终都是我笔写我心,写心之所想,写心之所向。我追逐过虚幻的数据,但从来没有为了迎合别人的口味来做自己的公众号。这一点我很骄傲,就像我在刚开始还会追热点,写时评,但当我意识到新闻多为失真的自我满足时,也就不敢写热点文了。一来不了解真相,二来太了解真相,三来怕自己便成键盘侠,为了自以为的正义去攻讦,哪怕我的文章受众很少,传播有限,但若真伤了人,也实在是心中难安。

  当然,更不愿意写明星娱乐文章,像那些明星结婚就相信爱情,明星离婚就不相信爱情的文章,并不适合我读。别人有写的自由,我有摒弃的权利。你了解的东西越多,越觉得很多东西是值得发笑的,也会发现越来越少的东西值得可信,有一点悲哀吧。

  我可能也会低下头,写着我并不喜欢的话去赚取稿费,这样的事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姑且设想,不给自己设限。毕竟我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分得很开,求生与良心分得很开的一个人。说来也奇怪,很多熟识我的朋友都说我不食人间烟火,你们真的错了。

  又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假如有一天我写了不喜欢的文章,那也是用来赚取稿费的,阿黛小姐作为我的自留地,我要保证她是永远干净的,这里的文字必定都是出自真心的。唯有此,我才会觉得内心有纯洁之地。进可攻,退可守,是一种最自在的境地。

  我曾说过,我的梦想的状态就是嬉笑怒骂皆可成文,哪怕随便一笔都蕴含了个人魅力,我有认识这样的人。就在刚才,我忽然就想通了,若非有足够的知识、风骨和人生阅历,是没有那么多个人魅力可绽放的。所以,梦要少做,事要多做。

  如果你告诉我,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的文章,而是文章里的我,那我就开心得疯掉了。

  上周,看了一下我的粉丝里面有20多个互粉得来的,于是诚心诚意地给每一个公众号主发消息说:忽然觉得互关并无意义,所以打算取关,如果你喜欢我的公众号,欢迎关注;如果不喜欢,果断取关吧,祝你的公众号越来越好!

  发完后,心里轻松了很多。这种轻松是我终于可以做自己了,我终于又回到了事情本身。

  以后,要从数据中抽身而出。公众号是我的自留地,既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它作为一个产品来运营,我自然也不必期待她能帮我实现脱贫致富的梦想。

  我这样想的时候,觉得饶过自己的感觉真好!

  至于征稿的问题呢,今天晚上想的是以后拒收吧。后来转念一想,不必如此刻意,顺其自然吧。我日后不会在其他平台发放我的征稿函,那么长期关注我的读者想要投稿的话,依然可以投递过来。由于稿费低,我更希望你们能飞向更高的平台。可能有读者会觉得我纯粹是在引流,那就冤枉我了,一来我公众号不运营,所以收入极低;二来我审稿的眼光较高,所以过稿率低。如此,我不愿意委屈齐全,自然会被一些读者以为是在引流。也因为如此,我时常想要放弃征稿。

  真没意思,人心好累!还好,我不会放弃!

  

  (家里带来的李子,阿黛摄)

  最后呢,借用白岩松的一段话收尾吧:

  “沉默,是件更有风险的事儿吧?这个开放的时代,谁的话都不能一言兴邦或一言表帮,自己的声音不过是万千声音中的一种,希望能汇入推动与建设的力量中,为别的人生和我们的社会,起一点哪怕小小的作用…想想自己的成长,很多顿悟,常常来自台下的聆听。”

  ?——白岩松《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