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瑶(三)

?

  (三)

  妈妈给于瑶打了电话,说久病在床的奶奶去世了,让于瑶回家!于是于瑶便收拾了行李,再一次踏上回家的车。

  于瑶在村子里是最显眼的一个,因为她浓妆艳抹,穿着时尚暴露,虽然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但是在农村,有些人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穿着,时间久了,就有些流言蜚语传了出来。

  “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句话大概是于瑶最坚信的一句话了,在奶奶下葬不久之后,于瑶的事情被村子里的人在背地里嘀咕!于瑶听见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拉拢了一下嘴角,想着他们说的,也只是九牛一毛,于瑶很多事情他们都不知道。

  生孩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来,于瑶第一次感觉到心慌,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情怎么会被村子里的人知道,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根本就没有人会认识于瑶。

  当流言蜚语传到于瑶父母那里的时候,父亲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爆发出来。

  于瑶又一次感到害怕,她害怕父亲会像几年前一样,对自己拳打脚踢,于瑶决定逃离这里,回到城市,回到她熟悉的生活当中,可是却在门口被手里拿着砖头的父亲拦下了!

  这些日子,村里的留言越来越多,于瑶的父母都不敢出门,只要一出去就有人站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父亲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是真的,可是这几年家里添置的钱财好像也在跟父亲说着,这一切好像都是真的。

  父亲逼问于瑶的时候,于瑶死不承认,母亲也只是沉默的坐在一边,女人,似乎都很擅长于胡思乱想。

  于瑶在父亲的逼问下,开始和父亲发生争执,她不想和父亲说话,硬是要走,而父亲却要她把这件事情说清楚,非要问她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对这样的逼问,于瑶就只说这些钱都是自己赚的,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说。

  于瑶硬是往外走,父亲就一把拉住他,问他孩子的事情,于瑶说这是造谣,可正在气头上的父亲一点也不愿意相信,硬生生的将于瑶拽了回来,当着母亲的面,将于瑶的裤子拽了下来。

  父亲不该这么做,但是于瑶肚子上的伤疤似乎证明了村子里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是事实。

  父亲狠狠的打在于瑶脸上,骂于瑶是个贱人!面对父亲的谩骂,于瑶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年之前,她将这一切都归根于父亲身上!她索性将自己的裤子全脱了下来,把上衣也脱了个精光,赤 身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恶狠狠的语气,承认了所有的流言蜚语,还把村子里的人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父亲听不下去,就对于瑶拳打脚踢,这种方式似乎是父亲唯一的宣泄方式。母亲没有上前拉住父亲,她只在坐在角落里,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于瑶,默默地留着眼泪。

  父亲兴许是打累了,狠狠的踢了于瑶一脚之后,便满脸是泪的出了家门。

  母亲拿了衣服给于瑶穿上,她跟于瑶说家里可以穷,但是不能做错事,而且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永远回不了头了。母亲对于要说了很多,语音温柔,眼里口中都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母亲的眼泪似乎是把于瑶从地狱拉出来的强大力量,往日的事情都浮现在于瑶脑海中,或许当年父亲将她赶出门外的时候,她应该向母亲求求情,而不是这么快的回到城市中;又或许回到城市中就应该立马投身到繁忙的工作当中,而不是因为心情不好驻足就欣赏霓虹,这样也不会认识小娟,或许,没有小娟,于瑶现在的生活一片光明。

  于瑶很伤心,泪水决堤一般的涌了出来,但是她不敢在母亲面前哭泣,因为她突然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了。

  她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哭到夜深人静,听见喝醉酒的父亲回家,嘴里还在骂着于瑶,说是人都丢完了,以后也没有脸面再出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于瑶被关了起来,关在偏房的一个房间里面,父母不让她出去,怕丢人现眼。于瑶觉得自己的和家里的狗一样,被栓着,没有自由。

  一个月里,于瑶在愤怒、后悔、泪水和怨恨中度过,可父亲依旧没有停止对她辱骂,每天,父亲都要站在门口对着于瑶骂上一会。

  村子里有喜事,大家都跑去帮忙的帮忙,看热闹的看热闹,唯独于瑶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偷偷跑了出来,再在阳光下的她觉得阳光特别的刺眼,照射在她的皮肤上还有点疼痛,看着家里的样子,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这个时候她好像才明白,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从前一般了,她再也没有勇气像母亲说的那样,重新做人了!

  她拿着家里存放的农药,万念俱灰,开始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要是没有自己,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她开始抱怨,为什么姐姐就可以念大学,而自己不得不被逼着初中就辍了学出去挣钱?为什么姐姐可以给家里无休止的要钱,可她要无休止的给家里钱?自己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到现在父亲还在对她谩骂?母亲说做了错事要改正,可父亲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

  于瑶不知道当父亲知道自己偷跑出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间屋子里关多久,生活对于于瑶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似乎绝望的喝下农药,被痛苦折磨死在了自家的院中。

  父母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于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好几个小时了,母亲不知所措的哭声,和父亲一脸惊慌的谩骂!父亲只是一时间惊慌,但是没有太多的悲伤,有一瞬间,父亲甚至认为于瑶的死对他来说是最解气的方式,因为父亲认为,是于瑶让他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是于瑶让他们家成为了全村的茶余饭后都会闲谈的笑话。

小河边,拿着铁锹挖了一个坑,然后把于瑶的尸体扔在了里面,将掀起的土重新埋了回去。

  黎明的时候,父亲才回去。

  于瑶的坟没有堆起土堆,地上是平的,只是土有些新,父亲将她埋葬了,就像埋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一样。

  于瑶走后的日子,父亲和母亲依旧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而于瑶喝农药自杀得消息,不胫而走,也在村子里传播着,母亲成日以泪洗面,眼泪中有些许对于瑶的思念。

  姐姐因为觉得丢人,在外地工作一直没有回过家,就算是回到家里,也没有出过门,呆上一两天就走;弟弟更是对于瑶的死没有什么太多的伤感,对于弟弟来说,于瑶死了,家里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人。

  时间慢慢流过于瑶一家最难过的日子,于瑶也渐渐被人家所淡忘,偶尔也会有人提起,但对于瑶的死,他们大都认为是于瑶的因果报应。

  父亲变的沉默寡言,但是没有再去酗酒,反而喝的更少了,他慢慢不去联系那些酒友,去打听了一下做生意的事情,父亲手中还有一些钱,是于瑶给他的,以后于瑶都不会再给他了!谁也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带着于瑶的妈妈一些做起了生意,虽然收入甚微,但是足够两个人生活。

  于瑶,这个名字、这个人,渐渐被人遗忘,父亲的也慢慢从那种阴影中走了出来,于瑶的姐姐结婚了,嫁到了外地,家里又迎来了久违的欢笑,弟弟没有读完高中便出去打工了,也减轻了家里的负担,过年过节,一家人会聚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就好像于瑶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像于瑶想的一样,如果她不曾来过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有些人还是偶尔会提起于瑶,也会说起于瑶的尸体被埋葬的地方,可是具体的位置,谁也不知道!于瑶长眠在寂静的小河边,以虫鸟为伴,随着时间,她终会被人所遗忘……

  父亲没有戒掉喝酒的习惯,在喝的微醺的情况下,父亲会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望着大门口,或许是在思念于瑶的身影,因为父亲永远也不可能忘记,曾经他有一个女儿在大雪纷飞的晚上被他赶出了家门。

  岁月悄然无声的被时间载着流向远方,活着的人,仍然在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而死去的人,注定被人们遗忘。没有人真正的去了解过于瑶的内心,如果有,可能就只有小娟,因为小娟曾经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可是却也将于瑶慢慢引向深渊。

  以后的日子,不会有人在忆起于瑶,因为她与别人无关,就算父母,也会将于瑶慢慢的遗忘……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还生活着一个于瑶,过着死去的于瑶想过的生活、做着死去于瑶想要的事情,亦或是和于瑶一样,因为家境不好,出门打工,在霓虹璀璨、鱼龙混杂的城市中一直默默地、努力的赚钱,回到家时,父母会对她微笑,给予更多的了解和关心,直到于瑶十八岁,遇见了她喜欢的男生,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谈一场恋爱,像个公主被呵护着,再过上几年,他们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配图源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96

  灬子非余灬

  0.2

  2019.07.25 15:37

  字数 3175

  (三)

  妈妈给于瑶打了电话,说久病在床的奶奶去世了,让于瑶回家!于是于瑶便收拾了行李,再一次踏上回家的车。

  于瑶在村子里是最显眼的一个,因为她浓妆艳抹,穿着时尚暴露,虽然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但是在农村,有些人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穿着,时间久了,就有些流言蜚语传了出来。

  “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句话大概是于瑶最坚信的一句话了,在奶奶下葬不久之后,于瑶的事情被村子里的人在背地里嘀咕!于瑶听见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拉拢了一下嘴角,想着他们说的,也只是九牛一毛,于瑶很多事情他们都不知道。

  生孩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来,于瑶第一次感觉到心慌,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情怎么会被村子里的人知道,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根本就没有人会认识于瑶。

  当流言蜚语传到于瑶父母那里的时候,父亲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爆发出来。

  于瑶又一次感到害怕,她害怕父亲会像几年前一样,对自己拳打脚踢,于瑶决定逃离这里,回到城市,回到她熟悉的生活当中,可是却在门口被手里拿着砖头的父亲拦下了!

  这些日子,村里的留言越来越多,于瑶的父母都不敢出门,只要一出去就有人站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父亲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是真的,可是这几年家里添置的钱财好像也在跟父亲说着,这一切好像都是真的。

  父亲逼问于瑶的时候,于瑶死不承认,母亲也只是沉默的坐在一边,女人,似乎都很擅长于胡思乱想。

  于瑶在父亲的逼问下,开始和父亲发生争执,她不想和父亲说话,硬是要走,而父亲却要她把这件事情说清楚,非要问她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对这样的逼问,于瑶就只说这些钱都是自己赚的,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说。

  于瑶硬是往外走,父亲就一把拉住他,问他孩子的事情,于瑶说这是造谣,可正在气头上的父亲一点也不愿意相信,硬生生的将于瑶拽了回来,当着母亲的面,将于瑶的裤子拽了下来。

  父亲不该这么做,但是于瑶肚子上的伤疤似乎证明了村子里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是事实。

  父亲狠狠的打在于瑶脸上,骂于瑶是个贱人!面对父亲的谩骂,于瑶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年之前,她将这一切都归根于父亲身上!她索性将自己的裤子全脱了下来,把上衣也脱了个精光,赤 身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恶狠狠的语气,承认了所有的流言蜚语,还把村子里的人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父亲听不下去,就对于瑶拳打脚踢,这种方式似乎是父亲唯一的宣泄方式。母亲没有上前拉住父亲,她只在坐在角落里,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于瑶,默默地留着眼泪。

  父亲兴许是打累了,狠狠的踢了于瑶一脚之后,便满脸是泪的出了家门。

  母亲拿了衣服给于瑶穿上,她跟于瑶说家里可以穷,但是不能做错事,而且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永远回不了头了。母亲对于要说了很多,语音温柔,眼里口中都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母亲的眼泪似乎是把于瑶从地狱拉出来的强大力量,往日的事情都浮现在于瑶脑海中,或许当年父亲将她赶出门外的时候,她应该向母亲求求情,而不是这么快的回到城市中;又或许回到城市中就应该立马投身到繁忙的工作当中,而不是因为心情不好驻足就欣赏霓虹,这样也不会认识小娟,或许,没有小娟,于瑶现在的生活一片光明。

  于瑶很伤心,泪水决堤一般的涌了出来,但是她不敢在母亲面前哭泣,因为她突然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了。

  她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哭到夜深人静,听见喝醉酒的父亲回家,嘴里还在骂着于瑶,说是人都丢完了,以后也没有脸面再出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于瑶被关了起来,关在偏房的一个房间里面,父母不让她出去,怕丢人现眼。于瑶觉得自己的和家里的狗一样,被栓着,没有自由。

  一个月里,于瑶在愤怒、后悔、泪水和怨恨中度过,可父亲依旧没有停止对她辱骂,每天,父亲都要站在门口对着于瑶骂上一会。

  村子里有喜事,大家都跑去帮忙的帮忙,看热闹的看热闹,唯独于瑶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偷偷跑了出来,再在阳光下的她觉得阳光特别的刺眼,照射在她的皮肤上还有点疼痛,看着家里的样子,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这个时候她好像才明白,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从前一般了,她再也没有勇气像母亲说的那样,重新做人了!

  她拿着家里存放的农药,万念俱灰,开始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要是没有自己,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她开始抱怨,为什么姐姐就可以念大学,而自己不得不被逼着初中就辍了学出去挣钱?为什么姐姐可以给家里无休止的要钱,可她要无休止的给家里钱?自己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到现在父亲还在对她谩骂?母亲说做了错事要改正,可父亲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

  于瑶不知道当父亲知道自己偷跑出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间屋子里关多久,生活对于于瑶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似乎绝望的喝下农药,被痛苦折磨死在了自家的院中。

  父母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于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好几个小时了,母亲不知所措的哭声,和父亲一脸惊慌的谩骂!父亲只是一时间惊慌,但是没有太多的悲伤,有一瞬间,父亲甚至认为于瑶的死对他来说是最解气的方式,因为父亲认为,是于瑶让他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是于瑶让他们家成为了全村的茶余饭后都会闲谈的笑话。

小河边,拿着铁锹挖了一个坑,然后把于瑶的尸体扔在了里面,将掀起的土重新埋了回去。

  黎明的时候,父亲才回去。

  于瑶的坟没有堆起土堆,地上是平的,只是土有些新,父亲将她埋葬了,就像埋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一样。

  于瑶走后的日子,父亲和母亲依旧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而于瑶喝农药自杀得消息,不胫而走,也在村子里传播着,母亲成日以泪洗面,眼泪中有些许对于瑶的思念。

  姐姐因为觉得丢人,在外地工作一直没有回过家,就算是回到家里,也没有出过门,呆上一两天就走;弟弟更是对于瑶的死没有什么太多的伤感,对于弟弟来说,于瑶死了,家里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人。

  时间慢慢流过于瑶一家最难过的日子,于瑶也渐渐被人家所淡忘,偶尔也会有人提起,但对于瑶的死,他们大都认为是于瑶的因果报应。

  父亲变的沉默寡言,但是没有再去酗酒,反而喝的更少了,他慢慢不去联系那些酒友,去打听了一下做生意的事情,父亲手中还有一些钱,是于瑶给他的,以后于瑶都不会再给他了!谁也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带着于瑶的妈妈一些做起了生意,虽然收入甚微,但是足够两个人生活。

  于瑶,这个名字、这个人,渐渐被人遗忘,父亲的也慢慢从那种阴影中走了出来,于瑶的姐姐结婚了,嫁到了外地,家里又迎来了久违的欢笑,弟弟没有读完高中便出去打工了,也减轻了家里的负担,过年过节,一家人会聚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就好像于瑶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像于瑶想的一样,如果她不曾来过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有些人还是偶尔会提起于瑶,也会说起于瑶的尸体被埋葬的地方,可是具体的位置,谁也不知道!于瑶长眠在寂静的小河边,以虫鸟为伴,随着时间,她终会被人所遗忘……

  父亲没有戒掉喝酒的习惯,在喝的微醺的情况下,父亲会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望着大门口,或许是在思念于瑶的身影,因为父亲永远也不可能忘记,曾经他有一个女儿在大雪纷飞的晚上被他赶出了家门。

  岁月悄然无声的被时间载着流向远方,活着的人,仍然在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而死去的人,注定被人们遗忘。没有人真正的去了解过于瑶的内心,如果有,可能就只有小娟,因为小娟曾经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可是却也将于瑶慢慢引向深渊。

  以后的日子,不会有人在忆起于瑶,因为她与别人无关,就算父母,也会将于瑶慢慢的遗忘……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还生活着一个于瑶,过着死去的于瑶想过的生活、做着死去于瑶想要的事情,亦或是和于瑶一样,因为家境不好,出门打工,在霓虹璀璨、鱼龙混杂的城市中一直默默地、努力的赚钱,回到家时,父母会对她微笑,给予更多的了解和关心,直到于瑶十八岁,遇见了她喜欢的男生,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谈一场恋爱,像个公主被呵护着,再过上几年,他们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配图源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三)

  妈妈给于瑶打了电话,说久病在床的奶奶去世了,让于瑶回家!于是于瑶便收拾了行李,再一次踏上回家的车。

  于瑶在村子里是最显眼的一个,因为她浓妆艳抹,穿着时尚暴露,虽然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但是在农村,有些人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穿着,时间久了,就有些流言蜚语传了出来。

  “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句话大概是于瑶最坚信的一句话了,在奶奶下葬不久之后,于瑶的事情被村子里的人在背地里嘀咕!于瑶听见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拉拢了一下嘴角,想着他们说的,也只是九牛一毛,于瑶很多事情他们都不知道。

  生孩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来,于瑶第一次感觉到心慌,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情怎么会被村子里的人知道,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根本就没有人会认识于瑶。

  当流言蜚语传到于瑶父母那里的时候,父亲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爆发出来。

  于瑶又一次感到害怕,她害怕父亲会像几年前一样,对自己拳打脚踢,于瑶决定逃离这里,回到城市,回到她熟悉的生活当中,可是却在门口被手里拿着砖头的父亲拦下了!

  这些日子,村里的留言越来越多,于瑶的父母都不敢出门,只要一出去就有人站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父亲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是真的,可是这几年家里添置的钱财好像也在跟父亲说着,这一切好像都是真的。

  父亲逼问于瑶的时候,于瑶死不承认,母亲也只是沉默的坐在一边,女人,似乎都很擅长于胡思乱想。

  于瑶在父亲的逼问下,开始和父亲发生争执,她不想和父亲说话,硬是要走,而父亲却要她把这件事情说清楚,非要问她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对这样的逼问,于瑶就只说这些钱都是自己赚的,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说。

  于瑶硬是往外走,父亲就一把拉住他,问他孩子的事情,于瑶说这是造谣,可正在气头上的父亲一点也不愿意相信,硬生生的将于瑶拽了回来,当着母亲的面,将于瑶的裤子拽了下来。

  父亲不该这么做,但是于瑶肚子上的伤疤似乎证明了村子里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是事实。

  父亲狠狠的打在于瑶脸上,骂于瑶是个贱人!面对父亲的谩骂,于瑶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年之前,她将这一切都归根于父亲身上!她索性将自己的裤子全脱了下来,把上衣也脱了个精光,赤 身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恶狠狠的语气,承认了所有的流言蜚语,还把村子里的人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父亲听不下去,就对于瑶拳打脚踢,这种方式似乎是父亲唯一的宣泄方式。母亲没有上前拉住父亲,她只在坐在角落里,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于瑶,默默地留着眼泪。

  父亲兴许是打累了,狠狠的踢了于瑶一脚之后,便满脸是泪的出了家门。

  母亲拿了衣服给于瑶穿上,她跟于瑶说家里可以穷,但是不能做错事,而且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永远回不了头了。母亲对于要说了很多,语音温柔,眼里口中都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母亲的眼泪似乎是把于瑶从地狱拉出来的强大力量,往日的事情都浮现在于瑶脑海中,或许当年父亲将她赶出门外的时候,她应该向母亲求求情,而不是这么快的回到城市中;又或许回到城市中就应该立马投身到繁忙的工作当中,而不是因为心情不好驻足就欣赏霓虹,这样也不会认识小娟,或许,没有小娟,于瑶现在的生活一片光明。

  于瑶很伤心,泪水决堤一般的涌了出来,但是她不敢在母亲面前哭泣,因为她突然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了。

  她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哭到夜深人静,听见喝醉酒的父亲回家,嘴里还在骂着于瑶,说是人都丢完了,以后也没有脸面再出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于瑶被关了起来,关在偏房的一个房间里面,父母不让她出去,怕丢人现眼。于瑶觉得自己的和家里的狗一样,被栓着,没有自由。

  一个月里,于瑶在愤怒、后悔、泪水和怨恨中度过,可父亲依旧没有停止对她辱骂,每天,父亲都要站在门口对着于瑶骂上一会。

  村子里有喜事,大家都跑去帮忙的帮忙,看热闹的看热闹,唯独于瑶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偷偷跑了出来,再在阳光下的她觉得阳光特别的刺眼,照射在她的皮肤上还有点疼痛,看着家里的样子,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这个时候她好像才明白,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从前一般了,她再也没有勇气像母亲说的那样,重新做人了!

  她拿着家里存放的农药,万念俱灰,开始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要是没有自己,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她开始抱怨,为什么姐姐就可以念大学,而自己不得不被逼着初中就辍了学出去挣钱?为什么姐姐可以给家里无休止的要钱,可她要无休止的给家里钱?自己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到现在父亲还在对她谩骂?母亲说做了错事要改正,可父亲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

  于瑶不知道当父亲知道自己偷跑出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间屋子里关多久,生活对于于瑶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似乎绝望的喝下农药,被痛苦折磨死在了自家的院中。

  父母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于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好几个小时了,母亲不知所措的哭声,和父亲一脸惊慌的谩骂!父亲只是一时间惊慌,但是没有太多的悲伤,有一瞬间,父亲甚至认为于瑶的死对他来说是最解气的方式,因为父亲认为,是于瑶让他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是于瑶让他们家成为了全村的茶余饭后都会闲谈的笑话。

小河边,拿着铁锹挖了一个坑,然后把于瑶的尸体扔在了里面,将掀起的土重新埋了回去。

  黎明的时候,父亲才回去。

  于瑶的坟没有堆起土堆,地上是平的,只是土有些新,父亲将她埋葬了,就像埋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一样。

  于瑶走后的日子,父亲和母亲依旧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而于瑶喝农药自杀得消息,不胫而走,也在村子里传播着,母亲成日以泪洗面,眼泪中有些许对于瑶的思念。

  姐姐因为觉得丢人,在外地工作一直没有回过家,就算是回到家里,也没有出过门,呆上一两天就走;弟弟更是对于瑶的死没有什么太多的伤感,对于弟弟来说,于瑶死了,家里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人。

  时间慢慢流过于瑶一家最难过的日子,于瑶也渐渐被人家所淡忘,偶尔也会有人提起,但对于瑶的死,他们大都认为是于瑶的因果报应。

  父亲变的沉默寡言,但是没有再去酗酒,反而喝的更少了,他慢慢不去联系那些酒友,去打听了一下做生意的事情,父亲手中还有一些钱,是于瑶给他的,以后于瑶都不会再给他了!谁也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带着于瑶的妈妈一些做起了生意,虽然收入甚微,但是足够两个人生活。

  于瑶,这个名字、这个人,渐渐被人遗忘,父亲的也慢慢从那种阴影中走了出来,于瑶的姐姐结婚了,嫁到了外地,家里又迎来了久违的欢笑,弟弟没有读完高中便出去打工了,也减轻了家里的负担,过年过节,一家人会聚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就好像于瑶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像于瑶想的一样,如果她不曾来过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有些人还是偶尔会提起于瑶,也会说起于瑶的尸体被埋葬的地方,可是具体的位置,谁也不知道!于瑶长眠在寂静的小河边,以虫鸟为伴,随着时间,她终会被人所遗忘……

  父亲没有戒掉喝酒的习惯,在喝的微醺的情况下,父亲会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望着大门口,或许是在思念于瑶的身影,因为父亲永远也不可能忘记,曾经他有一个女儿在大雪纷飞的晚上被他赶出了家门。

  岁月悄然无声的被时间载着流向远方,活着的人,仍然在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而死去的人,注定被人们遗忘。没有人真正的去了解过于瑶的内心,如果有,可能就只有小娟,因为小娟曾经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可是却也将于瑶慢慢引向深渊。

  以后的日子,不会有人在忆起于瑶,因为她与别人无关,就算父母,也会将于瑶慢慢的遗忘……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还生活着一个于瑶,过着死去的于瑶想过的生活、做着死去于瑶想要的事情,亦或是和于瑶一样,因为家境不好,出门打工,在霓虹璀璨、鱼龙混杂的城市中一直默默地、努力的赚钱,回到家时,父母会对她微笑,给予更多的了解和关心,直到于瑶十八岁,遇见了她喜欢的男生,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谈一场恋爱,像个公主被呵护着,再过上几年,他们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配图源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