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01)

?

  前情回顾:不得已时,来宝打电话给丽萍向她借钱,她爽快答应。可来宝忘了带存折,只得到银行办卡。

  上一章? 挺身而出

  第二百零一章 矛盾不断

  来宝赶到信用社的时候,居然无人等候。她心头一阵窃喜,径直走向存取款的窗口,对柜台的工作人员说:"您好,我来办张卡。"

  "对着这个样子填表吧!"柜台里面坐着的是一位四十出头女同志,她听了来宝的话,便递给来宝一张空白表及一阵写好模板的表,笑容可掬地对她说。

  "好的!"回答完毕来宝便接过表格和模板,并顺手拿起一支笔,低下头认真地填写起来。

  两三分钟以后,表格填好了,她顺手递给正在等着的女工作人员。那女工作人员接过表格后,一会看电脑,一会在键盘上打字。只一会功夫就有语音提示说:"请输入密码。"来宝想都不用想便输入宝贝儿子的年月日作为密码。

  最后,来宝就按规定存入一百块钱,银行卡就开通了。想着哥哥的病拖不起,她又急着赶到电话亭拨通了丽萍的电话,告知她卡号并实话实说地坦言,借了钱没有那么快归还。

  丽萍在电话里埋怨来宝太见外,还说刚才挂了电话便直接赶往银行,现在已在排队打款。来宝由衷地对丽萍表达了谢意,这才挂电话。

  果然,等来宝再次返回银行叫工作人员查一下是否有人打钱过来,工作人员拿着卡在电脑里输入卡号,马上告知她卡里多了一万一块钱。此刻,她对丽萍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明明说向她借一万块钱的,结果她还多节一千块钱,若不是真正的朋友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既然卡里有钱,来宝毫不犹豫地取了一万块钱,买了两大块猪肉又马不停蹄地向娘家赶去。毕竟,她一点都不愿意让哥哥因为无钱而在家里任由病魔摧残。

  满头大汗踏进哥哥家时是下午三点半钟,家里没见六嫂的踪影,只有哥哥躺在大厅那张旧得似要坍塌的木沙发上小声呻吟着。

  "哥哥,是不是感觉到很难受?"在这一刻,来宝心软了,她生怕哥哥会出现意外,便关切地问。

  听见来宝的问话,福安张开眼睛,颇为吃力地朝来宝看了看说:"嗯,觉得整个肚子都不舒服。"

  "那就早点去县级医院医治吧!"说到这,来宝从身上背着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福安说:"这是我刚借来的一万块钱。"

  福安结过钱,也许是这会肚子又疼了,他下意识地用左手捂住肚子,豆大的汗珠渗满额头。好一会,也许疼痛减弱了,他才小声地说:"来宝,借了你的钱,等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

  "先抓紧时间去治病吧!"来宝明白,就哥哥这样组成的家庭,要帮六嫂养活六个孩子,真要有钱也许要等到猴年马月,若不是念及手足情,她怎么愿意填这个无底洞呢!

  福安废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一丝笑容说:"我明天一大早就搭班车去县医院治病!"

  "因为小张去进货了我要看店,所以我就没有办法陪你去了。"来宝觉得自己一来没空,二来认为陪哥哥去看病又会让家婆嚼舌根,便如此对哥哥说。

  福安看了看来宝,大气地说:"没事的,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我买了两块猪肉,大这块就给你。小这块我这就拿到母亲厨房去。一会我就得回家了,若是医药费不够你再告诉我。"来宝不想让家婆知道大哥病了,想在平常回家的时间点赶回家去,所以她知道自己不能在娘家逗留太久,便如此叮嘱大哥。

  "好的,你去吧!"福安的语气里竟然也有了少有的善解人意。

  来宝不再说话,拿起小那块猪肉走向母亲的厨房。母亲居然也不在家,来宝猜想她一定在地里忙活,于是便向菜园走去。

  远远地,来宝便看见母亲瘦小的身影在菜地里忙碌。她急忙跑过去,大声叫道:"妈妈!"

  听见叫声,正在弯腰拔草的雪兰抬起头沿着声音的来源看,似乎不敢相信是来宝,于是她又擦了一下眼睛才朝来宝看。

  "妈妈!"看见母亲看不清是自己,来宝又叫了一声。

  这时,满脸纵横沟壑的雪兰才裂开干瘪的嘴巴说:"真的是来宝啊,你怎么得空过来。"

  来宝走进到雪兰的身边,这才对她说:"我是没空,可我哥病得那么厉害,我能不过来吗?"

  "报应,这是报应啊,孽待老人的人老天都看不过去了。"雪兰的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来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儿子病得奄奄一息,做母亲的非但不担忧,居然还是这语气,来宝觉得自己不能接受母亲这态度,便对雪兰说:"妈,生病的可是你儿子啊!"

  "我才不要这样的儿子!来宝,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多一同信奉主的姐妹,以后我有困难了她们会帮助我的,我也不指望你们了。"雪兰板起脸孔,愤愤地说。

  来宝觉得母亲和自己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她痛苦地想,难道信仰真的已经让母亲变得面目全非。她不愿意让母亲变得如此陌生,便对她说:"妈,你以为你有难了你那些姐妹就能帮助你?"

  "那当然,不仅姐妹们会帮助我,主还会保佑我,就算生病了也不用吃药。"说到这雪兰又习惯性地双手合十又在念念有词,来宝根本听不清她在念些什么。

  "妈,你真的走火入魔了。"来宝叹着气说。

  这时,雪兰已经祈祷完毕,她回应道:"来宝,我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把你们几姐妹拉扯大容易吗?可你们都是一群白眼狼,明明知道福安对我不敬,你都不帮我,叫他孝敬我……"

  "妈,你不知道现在你儿子有病妈?你想要缓和与他的关系,不是应该在他生病的时候用爱感化他吗?"没等母亲说完,来宝便苦口婆心地劝道。

  雪兰冷笑了几声说:"我不是说了吗?他不是我儿子,他有今天完全是报应!……"

  "这是什么人啊,跪我不想让我过好日子就算了,如今连自己儿子都要诅咒!"六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她还没等雪兰说完,便开始扯开嗓门开始骂骂咧咧。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0

  2019.07.24 18:11

  字数 2067

  前情回顾:不得已时,来宝打电话给丽萍向她借钱,她爽快答应。可来宝忘了带存折,只得到银行办卡。

  上一章? 挺身而出

  第二百零一章 矛盾不断

  来宝赶到信用社的时候,居然无人等候。她心头一阵窃喜,径直走向存取款的窗口,对柜台的工作人员说:"您好,我来办张卡。"

  "对着这个样子填表吧!"柜台里面坐着的是一位四十出头女同志,她听了来宝的话,便递给来宝一张空白表及一阵写好模板的表,笑容可掬地对她说。

  "好的!"回答完毕来宝便接过表格和模板,并顺手拿起一支笔,低下头认真地填写起来。

  两三分钟以后,表格填好了,她顺手递给正在等着的女工作人员。那女工作人员接过表格后,一会看电脑,一会在键盘上打字。只一会功夫就有语音提示说:"请输入密码。"来宝想都不用想便输入宝贝儿子的年月日作为密码。

  最后,来宝就按规定存入一百块钱,银行卡就开通了。想着哥哥的病拖不起,她又急着赶到电话亭拨通了丽萍的电话,告知她卡号并实话实说地坦言,借了钱没有那么快归还。

  丽萍在电话里埋怨来宝太见外,还说刚才挂了电话便直接赶往银行,现在已在排队打款。来宝由衷地对丽萍表达了谢意,这才挂电话。

  果然,等来宝再次返回银行叫工作人员查一下是否有人打钱过来,工作人员拿着卡在电脑里输入卡号,马上告知她卡里多了一万一块钱。此刻,她对丽萍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明明说向她借一万块钱的,结果她还多节一千块钱,若不是真正的朋友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既然卡里有钱,来宝毫不犹豫地取了一万块钱,买了两大块猪肉又马不停蹄地向娘家赶去。毕竟,她一点都不愿意让哥哥因为无钱而在家里任由病魔摧残。

  满头大汗踏进哥哥家时是下午三点半钟,家里没见六嫂的踪影,只有哥哥躺在大厅那张旧得似要坍塌的木沙发上小声呻吟着。

  "哥哥,是不是感觉到很难受?"在这一刻,来宝心软了,她生怕哥哥会出现意外,便关切地问。

  听见来宝的问话,福安张开眼睛,颇为吃力地朝来宝看了看说:"嗯,觉得整个肚子都不舒服。"

  "那就早点去县级医院医治吧!"说到这,来宝从身上背着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福安说:"这是我刚借来的一万块钱。"

  福安结过钱,也许是这会肚子又疼了,他下意识地用左手捂住肚子,豆大的汗珠渗满额头。好一会,也许疼痛减弱了,他才小声地说:"来宝,借了你的钱,等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

  "先抓紧时间去治病吧!"来宝明白,就哥哥这样组成的家庭,要帮六嫂养活六个孩子,真要有钱也许要等到猴年马月,若不是念及手足情,她怎么愿意填这个无底洞呢!

  福安废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一丝笑容说:"我明天一大早就搭班车去县医院治病!"

  "因为小张去进货了我要看店,所以我就没有办法陪你去了。"来宝觉得自己一来没空,二来认为陪哥哥去看病又会让家婆嚼舌根,便如此对哥哥说。

  福安看了看来宝,大气地说:"没事的,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我买了两块猪肉,大这块就给你。小这块我这就拿到母亲厨房去。一会我就得回家了,若是医药费不够你再告诉我。"来宝不想让家婆知道大哥病了,想在平常回家的时间点赶回家去,所以她知道自己不能在娘家逗留太久,便如此叮嘱大哥。

  "好的,你去吧!"福安的语气里竟然也有了少有的善解人意。

  来宝不再说话,拿起小那块猪肉走向母亲的厨房。母亲居然也不在家,来宝猜想她一定在地里忙活,于是便向菜园走去。

  远远地,来宝便看见母亲瘦小的身影在菜地里忙碌。她急忙跑过去,大声叫道:"妈妈!"

  听见叫声,正在弯腰拔草的雪兰抬起头沿着声音的来源看,似乎不敢相信是来宝,于是她又擦了一下眼睛才朝来宝看。

  "妈妈!"看见母亲看不清是自己,来宝又叫了一声。

  这时,满脸纵横沟壑的雪兰才裂开干瘪的嘴巴说:"真的是来宝啊,你怎么得空过来。"

  来宝走进到雪兰的身边,这才对她说:"我是没空,可我哥病得那么厉害,我能不过来吗?"

  "报应,这是报应啊,孽待老人的人老天都看不过去了。"雪兰的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来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儿子病得奄奄一息,做母亲的非但不担忧,居然还是这语气,来宝觉得自己不能接受母亲这态度,便对雪兰说:"妈,生病的可是你儿子啊!"

  "我才不要这样的儿子!来宝,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多一同信奉主的姐妹,以后我有困难了她们会帮助我的,我也不指望你们了。"雪兰板起脸孔,愤愤地说。

  来宝觉得母亲和自己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她痛苦地想,难道信仰真的已经让母亲变得面目全非。她不愿意让母亲变得如此陌生,便对她说:"妈,你以为你有难了你那些姐妹就能帮助你?"

  "那当然,不仅姐妹们会帮助我,主还会保佑我,就算生病了也不用吃药。"说到这雪兰又习惯性地双手合十又在念念有词,来宝根本听不清她在念些什么。

  "妈,你真的走火入魔了。"来宝叹着气说。

  这时,雪兰已经祈祷完毕,她回应道:"来宝,我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把你们几姐妹拉扯大容易吗?可你们都是一群白眼狼,明明知道福安对我不敬,你都不帮我,叫他孝敬我……"

  "妈,你不知道现在你儿子有病妈?你想要缓和与他的关系,不是应该在他生病的时候用爱感化他吗?"没等母亲说完,来宝便苦口婆心地劝道。

  雪兰冷笑了几声说:"我不是说了吗?他不是我儿子,他有今天完全是报应!……"

  "这是什么人啊,跪我不想让我过好日子就算了,如今连自己儿子都要诅咒!"六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她还没等雪兰说完,便开始扯开嗓门开始骂骂咧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不得已时,来宝打电话给丽萍向她借钱,她爽快答应。可来宝忘了带存折,只得到银行办卡。

  上一章? 挺身而出

  第二百零一章 矛盾不断

  来宝赶到信用社的时候,居然无人等候。她心头一阵窃喜,径直走向存取款的窗口,对柜台的工作人员说:"您好,我来办张卡。"

  "对着这个样子填表吧!"柜台里面坐着的是一位四十出头女同志,她听了来宝的话,便递给来宝一张空白表及一阵写好模板的表,笑容可掬地对她说。

  "好的!"回答完毕来宝便接过表格和模板,并顺手拿起一支笔,低下头认真地填写起来。

  两三分钟以后,表格填好了,她顺手递给正在等着的女工作人员。那女工作人员接过表格后,一会看电脑,一会在键盘上打字。只一会功夫就有语音提示说:"请输入密码。"来宝想都不用想便输入宝贝儿子的年月日作为密码。

  最后,来宝就按规定存入一百块钱,银行卡就开通了。想着哥哥的病拖不起,她又急着赶到电话亭拨通了丽萍的电话,告知她卡号并实话实说地坦言,借了钱没有那么快归还。

  丽萍在电话里埋怨来宝太见外,还说刚才挂了电话便直接赶往银行,现在已在排队打款。来宝由衷地对丽萍表达了谢意,这才挂电话。

  果然,等来宝再次返回银行叫工作人员查一下是否有人打钱过来,工作人员拿着卡在电脑里输入卡号,马上告知她卡里多了一万一块钱。此刻,她对丽萍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明明说向她借一万块钱的,结果她还多节一千块钱,若不是真正的朋友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既然卡里有钱,来宝毫不犹豫地取了一万块钱,买了两大块猪肉又马不停蹄地向娘家赶去。毕竟,她一点都不愿意让哥哥因为无钱而在家里任由病魔摧残。

  满头大汗踏进哥哥家时是下午三点半钟,家里没见六嫂的踪影,只有哥哥躺在大厅那张旧得似要坍塌的木沙发上小声呻吟着。

  "哥哥,是不是感觉到很难受?"在这一刻,来宝心软了,她生怕哥哥会出现意外,便关切地问。

  听见来宝的问话,福安张开眼睛,颇为吃力地朝来宝看了看说:"嗯,觉得整个肚子都不舒服。"

  "那就早点去县级医院医治吧!"说到这,来宝从身上背着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福安说:"这是我刚借来的一万块钱。"

  福安结过钱,也许是这会肚子又疼了,他下意识地用左手捂住肚子,豆大的汗珠渗满额头。好一会,也许疼痛减弱了,他才小声地说:"来宝,借了你的钱,等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

  "先抓紧时间去治病吧!"来宝明白,就哥哥这样组成的家庭,要帮六嫂养活六个孩子,真要有钱也许要等到猴年马月,若不是念及手足情,她怎么愿意填这个无底洞呢!

  福安废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一丝笑容说:"我明天一大早就搭班车去县医院治病!"

  "因为小张去进货了我要看店,所以我就没有办法陪你去了。"来宝觉得自己一来没空,二来认为陪哥哥去看病又会让家婆嚼舌根,便如此对哥哥说。

  福安看了看来宝,大气地说:"没事的,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我买了两块猪肉,大这块就给你。小这块我这就拿到母亲厨房去。一会我就得回家了,若是医药费不够你再告诉我。"来宝不想让家婆知道大哥病了,想在平常回家的时间点赶回家去,所以她知道自己不能在娘家逗留太久,便如此叮嘱大哥。

  "好的,你去吧!"福安的语气里竟然也有了少有的善解人意。

  来宝不再说话,拿起小那块猪肉走向母亲的厨房。母亲居然也不在家,来宝猜想她一定在地里忙活,于是便向菜园走去。

  远远地,来宝便看见母亲瘦小的身影在菜地里忙碌。她急忙跑过去,大声叫道:"妈妈!"

  听见叫声,正在弯腰拔草的雪兰抬起头沿着声音的来源看,似乎不敢相信是来宝,于是她又擦了一下眼睛才朝来宝看。

  "妈妈!"看见母亲看不清是自己,来宝又叫了一声。

  这时,满脸纵横沟壑的雪兰才裂开干瘪的嘴巴说:"真的是来宝啊,你怎么得空过来。"

  来宝走进到雪兰的身边,这才对她说:"我是没空,可我哥病得那么厉害,我能不过来吗?"

  "报应,这是报应啊,孽待老人的人老天都看不过去了。"雪兰的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来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儿子病得奄奄一息,做母亲的非但不担忧,居然还是这语气,来宝觉得自己不能接受母亲这态度,便对雪兰说:"妈,生病的可是你儿子啊!"

  "我才不要这样的儿子!来宝,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多一同信奉主的姐妹,以后我有困难了她们会帮助我的,我也不指望你们了。"雪兰板起脸孔,愤愤地说。

  来宝觉得母亲和自己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她痛苦地想,难道信仰真的已经让母亲变得面目全非。她不愿意让母亲变得如此陌生,便对她说:"妈,你以为你有难了你那些姐妹就能帮助你?"

  "那当然,不仅姐妹们会帮助我,主还会保佑我,就算生病了也不用吃药。"说到这雪兰又习惯性地双手合十又在念念有词,来宝根本听不清她在念些什么。

  "妈,你真的走火入魔了。"来宝叹着气说。

  这时,雪兰已经祈祷完毕,她回应道:"来宝,我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把你们几姐妹拉扯大容易吗?可你们都是一群白眼狼,明明知道福安对我不敬,你都不帮我,叫他孝敬我……"

  "妈,你不知道现在你儿子有病妈?你想要缓和与他的关系,不是应该在他生病的时候用爱感化他吗?"没等母亲说完,来宝便苦口婆心地劝道。

  雪兰冷笑了几声说:"我不是说了吗?他不是我儿子,他有今天完全是报应!……"

  "这是什么人啊,跪我不想让我过好日子就算了,如今连自己儿子都要诅咒!"六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她还没等雪兰说完,便开始扯开嗓门开始骂骂咧咧。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