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失去的玉佩

  

  七月盛夏,天朗气清。即便已经入夜了,天空还是一片透亮,比起终年阴云密布的空寂城,这样的天色实在是极好的景象,能令人心情舒畅。

  神音把赤瞳也叫了出来,跟冷心、三京四人走在这小镇集市的街头上。

  想必七夕是这地方的一个重大的节日,几乎家家户户都出门欢庆。大人牵着小孩子的手提着灯笼走过大街小巷,偶尔小孩子看见什么有趣的东西会猛地挣脱大人的手,嘻嘻哈哈地跑过去,急得大人在身后一阵大叫。少男少女们三三两两结伴出行,在各种小饰物的摊档上流连忘返,借着喜庆的气氛眉目传情,旁人看着便窃窃一笑,惹得姑娘一脸羞红。卖东西的摊主大声吆喝,小吃档中的美食香气撩人。整个市集热闹非凡,人们的热情令白日的余温持续不散。

  神音和赤瞳还是孩子,一下子就融入气氛,不住东张西望,不时发出哇的一声大呼,笑靥如花。此情此景就连冷心也难得地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在劫难之后享受着难得的人间喜庆,更是叫人着迷。

  这一片大地上到处是欢笑的脸孔,三京的存在显得如此独特又如此突兀,如此的,格格不入……

  三京被打肿的脸已经被神音用法术治好了,不过此刻他阴沉着脸,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拖着身子木然跟在冷心身后。双目空洞无神,就像当日喝了月痕的驱妖水大泄一场的苦况,如同一片惨淡的乌云吹进人群中。

  “大师,能为我们题字吗?”

  迎面走来一对年轻的情侣,小姑娘含羞答答地邀请三京在旁边的字画摊上帮忙题字。这地方有一个说法,受了佛家祝福的情侣成亲之后会百年好合,幸福如意。

  三京没有说话,走到小桌子旁边,挽起衣袖,龙飞凤舞地执笔写了四个大字,接着又是一言不发地耷拉着脑袋木然走开。

  那对情侣一脸尴尬,拿着那幅题字,收也不是,弃也不是。

  那白纸上写着这样四个大字:合久必分。

  “老大发生什么事情了?”赤瞳在神音旁边对着三京的背影指指点点。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从刚才开始就这样。可能他还是太累吧。”

  “我看不像,很可能之前那件事还没有缓过来。”赤瞳双手前抱,信心满满的样子。这样一说神音嘴巴又扁起来,大大的眼睛又泛着红意。

  “哎呀,是我错了,今天高兴不说这个!”赤瞳连忙将神音带到一个糕点摊跟前,指着各种精美的点心,“你看,它们都在嘲笑你呢,你要怎么办?”

  “敢嘲笑我神音姑娘的都不会有好下场!”神音一声大笑,双手一捧把那些点心塞进嘴里去,心情瞬间变得大好。

  神音的吃相实在夸张,更像是一种表演,引来了不少人观看喝彩,好一派欢乐的气象。冷心在旁微笑看着神音,也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姑娘这么能吃,也难怪她一下子就把三京骗到手的银子全部花出去。为了让神音吃饱,三京竟敢冒着生命的危险骗自己的钱,他对神音也真的太好了,好到,很容易让人想到那方面去。

  只是,看三京平时的样子,又不像对神音有那种感情,反而觉得他心中有别的心仪对象。最初以为那个人是摩千凌,但从他们初相见时的情况来看又不太像……不管在哪方面这个男人都让人捉摸不透么?

  冷心轻轻摇头向三京望去,却见他在一个小饰物摊档上跟档主发生争执。

  三京的神情大为激动,双手紧紧缩在胸前,像是极力护着什么。那档主是个浓目大眼的粗壮大汉,凶神恶煞地对着三京嚷着什么,举起拳头就要向三京打去。

  冷心身形急动,如一道黑影闪过,一手就捏住大汉的手腕。那大汉脾气火爆,见一个小姑娘过来劝架更是心中大怒,猛用力想把冷心甩开。可是他那粗壮的手臂竟不能挣开冷心纤纤素手的钳制,各种愤懑大吼之下憋得满脸通红,如同落入猎户陷阱中的怒兽。

  见一个大老爷们被一个小姑娘这样压制住,旁观的人指指点点,窃笑纷纷。大汉又恼又羞,无奈之下他放弃了力争,忿忿地嚷了一句:“喂,你们修道之人就可以不讲道理了?!”

  冷心冷冷望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腕。那大汉揉着被捏痛的地方,后退了两步,指着三京大声嚷:“这和尚抢了我的东西,我找他拿回来有什么不对?”

  神音和赤瞳也赶过来了,神音咕的一声把满口的糕点吞进肚子里好腾出嘴巴来说话:“三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狸。

  “咦,这不是三少爷时常把玩的那个玉佩?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它弄丢了。”

  “胡说,这是我今天才进的货,怎么可能是你的东西?!”大汉激动得口沫横飞。

  赤瞳想了一下,又看了一下那大汉摊上的货色,扬着眉毛说:“老板,你看看摊上其它的玉佩,没有一个比得上我们老大手中的那个,这明显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东西,叫人怎么相信那是你的货?”

  “就是,就是!”神音双手叉腰瞪着大汉。

  “……反正我收到货之后这玉佩就在里面了,那是我用真金白银买的。你要拿回去,可以!给钱就行!”

  “要多少钱?”三京大喜问道。

  大汉伸出两个手指头。

  “挺便宜的嘛!神音,给钱!”三京舒了一口气,心情大好。

  神音嘟着嘴巴,从自己的钱袋中掏出两个铜板放到大汉手中。

  大汉眼角猛地一跳:“什么人呐,真是!还心有灵犀来着!两文钱你们这是要打发叫花子?二十两!少一个崩角都不行!”

  “二十两?你干嘛不去抢?!”神音和赤瞳异口同声骂了出来。

  那大汉又是后退了两步,面露狠色。他向身旁的一个十岁左右小姑娘使了一下眼色,那小姑娘猛地往地上一坐,两腿乱蹬,竟然哇哇大哭起来,“和尚和道姑欺负人啊!”

  那小姑娘是大汉的女儿,经她这样一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小姑娘坐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这地方的人一向护短,而且三京他们确实是理亏的一方,当下看热闹的人都把三京他们几个围了起来对他们指指点点,一脸的敌意。

  三京几人面面相觑,一时傻了眼。三京一直以为自己是无赖中的高手,这一次才真的遇见对手了!

  【30天中篇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