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白夜一束光,对影共相生

  2019 毛荷西

  

  道是爱情,更是冰凉;如是人生,步步惊心

  用六天零碎的时间看完《白夜行》,合上书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写下如下感想。写读书感想也许是为了梳理作品,抑或是思绪,又或是心情。

  1973年大阪的一栋废弃建筑内发现了一具男尸,此后19年,嫌疑人之女雪穗与被害者之子桐原亮司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却在底层游走,而他们身边的人,却接二连三地离奇死去。警察经过19年的艰苦追踪,终于使真相大白。司亮和雪穗''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爱情,只是一个美丽的幌子、绝望的念想。

  首先作品跳跃性强,情节跌宕起伏。跨越19年之长,当年当铺老板桐原洋介被杀,案件总是在接近了真相或快现真相时线索却断了,情节跌宕起伏,一个个谜团就像投进水的石头,激起千层浪,推进故事发展,直至真相浮出水面。

  19年来,因为种种原因旧案不得侦破,作恶的芽在黑暗中已疯狂阴冷地开花结果。桐原司亮、唐泽雪穗为了隐瞒罪恶,为了获取生存下去的利益,他们像幽灵一样肆无忌惮地作恶、犯罪,伤害藤村都子、恐吓菊池、伤害江利子、利用借记卡犯罪、杀害奈美江、松浦、今枝,伤害筱冢美佳,甚至丧心病狂地杀害雪穗的养母唐泽礼子。他们的罪恶一步一步深重、疯狂。

  

  时间就是一把双刃剑,陈年旧案也许在时间里死亡,但也是时间原因,也因为老警察的执着敬业,改变思维重新审视当年案件,捕捉破案疑点和疏漏,推断寻找新线索,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其次是阴冷灵魂,冰冷人生和凄凉爱情。因为小时遭受不幸,桐原司亮和唐泽雪穗承受超越同龄人的沉重,孤独阴冷的灵魂相互依靠。因杀人的天大的秘密必须尘封,两个人警惕自我保护,逐渐罪恶占据他们的心和灵魂,利用别人铲除威胁,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只要彼此安全,一步一步滚雪球似的作恶,无止境。

  笹垣警官说桐原司亮和唐泽雪穗如同''抢虾和虾虎鱼''一样互利共生;唐泽雪穗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做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桐原司亮说''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两个孤独的灵魂没有白天,只有黑夜和白夜,彼此是夜里行走时照亮道路的一丝白光,相互依靠互利共生。

  但他们爱情又是扭曲病态的,桐原司亮一直在赎罪,只要雪穗在的地方,她都在看不见的地方保护她;但同时为获取利益、达到目的,雪穗不惜寻找结婚对象(与高宫诚、筱冢康晴结婚),司亮也寻找可利用对象(假装与典子恋爱),只为保障他们的阴谋得逞和处境安全。

  两个阴冷灵魂,像幽灵一样过着冷冰冰的生活,没有痴痴相思,有的只是一个个冰冷绝望的诡计,演绎着凄凉病态的爱情。亮司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雪穗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她没有回头,''手牵手在阳光下散步''成了永远无法企及的奢望,一个美丽的幌子。

  

  再次结构紧凑,逻辑性强,伏笔巧妙。通过诸多人物的视角并运用多条伏线体现,从当铺老板被杀,在十九年长的叙述时间中,剧情环环相扣,结构紧凑,直到案件谜底揭晓;

  故事叙述过程中,逻辑性很强,推理缜密冷静,通过叙述中的时间、故事片段,推断分析真相或呈现真相(如今枝调查雪穗,都是通过细节表象,寻找证据推断揭开真相);

  巧妙设置伏笔,被害人''尸体皮带异常''与小说结尾''因恋童癖玷污雪穗''相呼应;开头''为男孩眼里蕴含的阴沉黑暗所冲击''铺垫了司亮的世界冰冷阴暗不简单;司亮与典子讨论如何利用氰化钾行凶成功,铺垫今枝死亡的真相,司亮利用借记卡犯罪,铺垫了雪穗炒股、开店资金的来源……

  纵观作品,伏笔无处不在,伏笔夹杂叙述推理中,推波助澜,真相呼之欲出,再经辗转反复推断碰撞,真相才最终浮出水面,达到作品高潮沸点。

  最后留给读者无限想象空间。''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自色的影子。她一次都没有回头'',那画面就定格在那里,她定格在那里,故事的尾声定格在那里刻。

  也许你会想,她会想些什么呢,是感叹人生若如初见?抑或是感叹曾经对影共相生,如今对影一人行?又或是感叹如是爱情,实是冰凉,如是人生,实在惊心?

  无从知道,任你想象!

  

  道是爱情,更是冰凉;如是人生,步步惊心

  用六天零碎的时间看完《白夜行》,合上书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写下如下感想。写读书感想也许是为了梳理作品,抑或是思绪,又或是心情。

  1973年大阪的一栋废弃建筑内发现了一具男尸,此后19年,嫌疑人之女雪穗与被害者之子桐原亮司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却在底层游走,而他们身边的人,却接二连三地离奇死去。警察经过19年的艰苦追踪,终于使真相大白。司亮和雪穗''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爱情,只是一个美丽的幌子、绝望的念想。

  首先作品跳跃性强,情节跌宕起伏。跨越19年之长,当年当铺老板桐原洋介被杀,案件总是在接近了真相或快现真相时线索却断了,情节跌宕起伏,一个个谜团就像投进水的石头,激起千层浪,推进故事发展,直至真相浮出水面。

  19年来,因为种种原因旧案不得侦破,作恶的芽在黑暗中已疯狂阴冷地开花结果。桐原司亮、唐泽雪穗为了隐瞒罪恶,为了获取生存下去的利益,他们像幽灵一样肆无忌惮地作恶、犯罪,伤害藤村都子、恐吓菊池、伤害江利子、利用借记卡犯罪、杀害奈美江、松浦、今枝,伤害筱冢美佳,甚至丧心病狂地杀害雪穗的养母唐泽礼子。他们的罪恶一步一步深重、疯狂。

  

  时间就是一把双刃剑,陈年旧案也许在时间里死亡,但也是时间原因,也因为老警察的执着敬业,改变思维重新审视当年案件,捕捉破案疑点和疏漏,推断寻找新线索,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其次是阴冷灵魂,冰冷人生和凄凉爱情。因为小时遭受不幸,桐原司亮和唐泽雪穗承受超越同龄人的沉重,孤独阴冷的灵魂相互依靠。因杀人的天大的秘密必须尘封,两个人警惕自我保护,逐渐罪恶占据他们的心和灵魂,利用别人铲除威胁,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只要彼此安全,一步一步滚雪球似的作恶,无止境。

  笹垣警官说桐原司亮和唐泽雪穗如同''抢虾和虾虎鱼''一样互利共生;唐泽雪穗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做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桐原司亮说''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两个孤独的灵魂没有白天,只有黑夜和白夜,彼此是夜里行走时照亮道路的一丝白光,相互依靠互利共生。

  但他们爱情又是扭曲病态的,桐原司亮一直在赎罪,只要雪穗在的地方,她都在看不见的地方保护她;但同时为获取利益、达到目的,雪穗不惜寻找结婚对象(与高宫诚、筱冢康晴结婚),司亮也寻找可利用对象(假装与典子恋爱),只为保障他们的阴谋得逞和处境安全。

  两个阴冷灵魂,像幽灵一样过着冷冰冰的生活,没有痴痴相思,有的只是一个个冰冷绝望的诡计,演绎着凄凉病态的爱情。亮司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雪穗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她没有回头,''手牵手在阳光下散步''成了永远无法企及的奢望,一个美丽的幌子。

  

  再次结构紧凑,逻辑性强,伏笔巧妙。通过诸多人物的视角并运用多条伏线体现,从当铺老板被杀,在十九年长的叙述时间中,剧情环环相扣,结构紧凑,直到案件谜底揭晓;

  故事叙述过程中,逻辑性很强,推理缜密冷静,通过叙述中的时间、故事片段,推断分析真相或呈现真相(如今枝调查雪穗,都是通过细节表象,寻找证据推断揭开真相);

  巧妙设置伏笔,被害人''尸体皮带异常''与小说结尾''因恋童癖玷污雪穗''相呼应;开头''为男孩眼里蕴含的阴沉黑暗所冲击''铺垫了司亮的世界冰冷阴暗不简单;司亮与典子讨论如何利用氰化钾行凶成功,铺垫今枝死亡的真相,司亮利用借记卡犯罪,铺垫了雪穗炒股、开店资金的来源……

  纵观作品,伏笔无处不在,伏笔夹杂叙述推理中,推波助澜,真相呼之欲出,再经辗转反复推断碰撞,真相才最终浮出水面,达到作品高潮沸点。

  最后留给读者无限想象空间。''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自色的影子。她一次都没有回头'',那画面就定格在那里,她定格在那里,故事的尾声定格在那里刻。

  也许你会想,她会想些什么呢,是感叹人生若如初见?抑或是感叹曾经对影共相生,如今对影一人行?又或是感叹如是爱情,实是冰凉,如是人生,实在惊心?

  无从知道,任你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