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青梅竹马,一个眼神便已无需言语,为她强出头又如何

  小说:再见青梅竹马,一个眼神便已无需言语,为她强出头又如何

  周老虎压根没有看林尘一眼,眼睛只在喜儿的身上转来转去。孙彩霞见他进来,赶紧笑眯眯地凑了上去。

  “是老虎哥啊!吃了么?坐下来块吃点吧。”说着,孙彩霞侧身让开,让周老虎过来吃饭。

  直到这时,周老虎才发现了林尘。

  他伸手抱住孙彩霞的肩膀,嬉皮笑脸的问道:“这个一张臭脸的小子是谁啊?难不成是你在外头的私生子?"

  林喜儿本想说什么,但孙彩霞却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多嘴。

  “老虎哥你可真会开玩笑,这是我侄儿林尘,之前他一直在县上读书,今天刚回来。”

  周老虎上前在林尘的脸上捏了捏:"林尘啊,就是你们林家的那个怂老大的儿子?"

  林尘一直没说话,因为他一直盯着周老虎的眼睛,脑海中全是周老虎心中所想。

  “林喜儿好像发育得更好了,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姑娘弄到手!”

  “这么多年了,孙彩霞看着还跟当年一样,估计味儿也不错!”

  “这臭小子...是那货的种啊!怪不得看着这么怂!"

  每一句话,都让林尘想要弄死他。

  可林尘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周老虎的对手。

  即使自己能打得过他,但是他在镇上随便跑跑关系,就能让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毕竟念了这么多年的书,林尘很明白,想要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智取,暴力是在必要的时候使用的。

  想到这里,林尘夸张地叫了一声:“哎哟!你就是老虎哥啊!”

  这一声可真是刺耳,把刚坐下来的周老虎吓了一跳。

  不等周老虎大火,林尘便凑到周老虎身前,弯着腰,伸出手:“老虎哥,你不知道,我从小的偶像就是你!”

  没人不喜欢被人拍马屁,周老虎更是如此。

  前一秒还看着可恶的林尘,此刻在周老虎的眼里竟然变得眉清目秀起来。

  “臭小子倒是挺有眼力眼力见儿,比你老子强多了。”说着,周老虎还拍了拍林尘的肩膀,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模样。

  林喜儿见林尘一副狗腿子的样子,气的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林尘一个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周老虎的怀里。

  周老虎左右看了一眼,赶紧撒开手,皱眉谨慎地看着林尘:"小子,你老虎哥我是很威武,可我只喜欢女人,对男的没兴趣。”

  说着,他转过去看着孙彩霞:“咱也别废话了,你欠的那几万块钱到底啥时候还啊?”

  听见这话,孙彩霞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看了林尘和林喜儿一眼,小心翼翼地把周老虎拉到了一旁:“老虎哥,不就一千多块吗?怎么就几万了?”

  周老虎见视线避开了其他人,于是毫不客气地在孙彩霞的身上揩着油。

  “我们公司都是有利息的,滚了这么几个月,几万块都算是我给你彩霞妹子关照了呢!”

  周老虎带着坏笑解释着。

  当然,这些林尘都没有看见,可他却能通过周老虎背后的小动作判断出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本来想要先忍着,但周老虎现在的行为实在太过恶劣。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照顾孙彩霞娘儿俩。

  现在孙彩霞正在被人欺负,他却只能想着智取,这也太不够男人了。

  “说吧,我婶子欠你多少钱?”他上前一步,冷声问道。

  正在揩油揩的不亦乐乎的周老虎听见这话,转身看着林尘:“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你老虎哥是谁了?”

  林尘强忍着自己的冲动,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怎么会呢?老虎哥来不就是为了要钱吗?说吧,要多少钱,给你就是。”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就算是在县上做生意的那些人也不敢有这么大的口气,他林尘是去上学了,又不是去淘金子了,哪里来的勇气说这些话?

  可是看到孙彩霞母女这么被人欺负,林尘心中就很气愤,想要帮她们解决这件事情。

  “三万块。”

  周老虎笑眯眯地走过来,对林尘这副挑衅的样子丝毫不在意。他们本来就是放贷的,能拿回钱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女人....有的是手段弄到手。

  周老虎走到林尘身边,双手抱住他的肩头,笑道:“怎么?小老弟看起来在外头挣钱了?”

  林尘咽了口唾沫,反复在心里强调自己一定要镇定。

  他抬头看了周老虎一眼,脑海里瞬间就出现了他的声音。

  “这小子真能拿出三万块?我怎么有些不信啊。”

  事已至此,他林尘就算是硬撑着,也要把今儿的事情扛过去。他抬头看着周老虎,脸上波澜不惊。

  “念书的时候确实做了一些小生意,不过钱还在县上,你得给我三天时间去拿。”

  周老虎放开了林尘,一脸狐疑地打量着他:“小老弟,你要知道,骗我的下场可不怎么好过!”

  “如果你到时候拿不出来钱,我就只好拿你身边的人来抵债了。”周老虎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林尘自然听得出来,也明白周老虎的那点龌龊心思。

  “当然可以!”

  就在林尘犹豫不决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飘出一道声音,吓得林尘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为这个声音竟然是通过林尘的嘴巴说出来的!

  但林尘可以肯定,刚才那句话完全不是他的意思,更不是他想说的话!

  不过,话已出口,林尘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周老虎没想到林尘竟然这么硬气。

  要知道镇上的一些汉子听见他这番话都不敢再回话,没想到林尘竟然敢接。

  “好小子,你有种!”

  周老虎对着林尘竖起大拇指,随即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人转身离开。

  当林喜儿把大门关上的时候,林尘终于支撑不住,一下瘫坐在地上,摸了一把满是冷汗的脑门,暗呼好险。

  “小尘你.....,真的有钱?”虽然心里不太相信,但孙彩霞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林尘苦笑着摇了摇头,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在村里转悠了一会儿,林尘愈发觉得自己疯了,他很疑惑刚才那道声音到底从何而来。

  就在他满脑子疑问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

  他下意识的伸手在后背摸了一下,感受到的却是一片软绵绵的触感。

  嗯?

  林尘转头一看,这才发现身后竟然站着满脸通红的刘翠花。

  “翠....翠花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