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扫描」姚格庄村名解谜

  「社会扫描」姚格庄村名解谜

  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者,默默待在岁月的记忆里,固守着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探究一个村庄的村名,可以知道村子的变迁历史:研究一个地方区域的村名,可以了解这个地方区域的历史、变革、人文地理、政治经济发展延续等。

  莱阳一带村庄名字的起始、由来,大体上区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以姓氏为依据的村名:如黄格庄、刘家庄、刘格庄、李格庄等,一般是以建村人的姓氏取名,这种类型的村名最多,大约占村名总数的50%左右;以前后左右、大小上下为依据:如东贤友、西贤友、东埠前、西埠前、中埠前、大埠村、小埠村、上河村、下河村等等,这种类型的约占20%左右;以地形地貌、代表物为依据:如蚬子湾、富山、鸭沟、芦苇泊、枣林埠、荷花湾等,这种类型的村名约占10%左右;以神话和民间传说、历史逸闻掌故为依据:神仙屯、尼姑庵、洞仙庄、将军顶、邀驾庄等,这种类型的村名约占10%左右;以动物及吉祥物为依据:如龙川沟、虎啸夼、凤翅坡、野鸡岭、猪嘴湾、鸽子屯等,这种类型的村名约占10%左右。

  探究村名的由来,很富于知识性与趣味性,这其中有雅,有俗。

  按照村庄起名的要素,张家庄多姓、李家庄多李姓探究下去,就会发现种有趣的现象:张家庄并没有姓张的,李家庄并没有姓李的。

  这是为什呢?

  一般原因是:仇杀灭门、战乱避祸外逃他乡、后裔不旺绝代,等等。

  但是还有一种原因,村名流传随俗“坡蔓夼”叫成了“白麦夼”,“阁稼楼”叫成“伙家楼”,“邀驾庄”叫成“姚家庄”…

  从一个村名的变化,能够探究出这里的风物变迁、历史沿革。

  烟青一级路在莱阳城区向西约2公里处,有一个村子叫“姚格庄”。姚格庄村邻近海航某部队机关驻地,这个村现在是莱阳经济开发区辖属的一个自然村,300多户人家。

  按村名的规律来说,凡村名以姓氏打头的,如“张家庄”、“李家庄”,一般是以当初建村人所姓的姓氏所定,故而取名某某庄。

  照此推论,姚格庄应该多姚姓人家,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

  姚格庄现有孙夏、倪、尹等10多个姓氏,其中最多是姓孙、夏两姓。全村却无一家姓姚的。

  198年编纂出版的《莱阳市地名志》里这样写道:“据碑文记载,明初建村,因旧时常在此处迎送官吏,取名邀驾庄。清末,改为姚格庄。”

  据史料记载,明初时,明太祖朱元璋为了自身的利益需要,从关中向冀鲁豫大批移民。移民政策,使中华民族人口比例东西失衡的局面得以改变其中,胶东一带村庄的数量,如雨后春笋般骤然增加。莱阳从元末到明初,自然村一下子增加了200多个。

  很显然,姚格庄便是那时期新增的村庄之一,当时叫“邀驾庄”。既然取村名不全是以姓氏为依据,这“邀”字又与“姚”字同音异字,村中居民是各处迁来,杂姓不一,所以没有姓姚的原因就很清楚了。

  中国传统民间文化的传承中,“口述历史”由来以久,口述历史包括神话传说、逸闻掌故“口述历史”虽有它的不准确性,但往往包含着历史脉络的真实性和生存状态本质的真实信息,可以使后人对这个地区的文化渊源、形成发展,有一个较为全面的把握和认识据熟知莱阳人文历史沿革的人士介绍说,姚格庄村北、鱼池头村西一带地势低洼平坦现在是广袤的田野,早年却是一片绿水荡漾、方圆数百亩的水塘,水塘里生长着茂盛美丽的荷花,荷叶田田,锦鳞沉浮。

  那种荷花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荷花,现在的荷花,花瓣与花蕊中间包裹着一个圆圆的莲蓬,那时候的荷花

  是一种更为珍奇、现已绝种的稀有品类。那些花蕊中间的莲蓬,长的不是圆型,而是如拇指大小的异形。这种异型莲蓬,类似带壳的花生果那样好看,长在荷花的花蕊花瓣中间,异型荷花莲蓬给画家们带来了新颖的创意:传统民间年画有荷花、鲤鱼的题材,一个胖娃娃坐在莲花瓣里,怀抱一条大鲤鱼,那个胖娃娃,就代表荷花莲蓬。

  这样一个风景美丽的地方,不仅有荷花还有各种鸟类如鸳鸯、翡翠、鹭鸶等逐水而居,这就少不了达官贵人络绎不绝前来赏景观花,文人墨客不辞辛苦前来吟诗作画。

  那时候没有汽车、火车,更没有飞机,只能骑马、坐轿,他们携带家眷,从遥远的京都纷沓至来。当然,莱阳的县官就要迎来送往,风尘仆仆,舟车劳顿。

  客人们来到了不仅赏花,还要多住上几天。

  县官就要小心奉陪,临走送莱阳的名贵士特产打点,如著名的莱阳梨、五龙鹅、胡城沙参、张家灌鸭蛋等等。

  按旧时驿旅设置,5里一亭,10里一站,离城区10华里的地方,要有一个迎来送往的地点,这个地点,就在今天姚格庄村北。

  迎接上司,自然有“邀请”的意思,有“接驾”的意思。每有京城的贵官前来赏荷,县官就要来远离城区10里以外的地方,迎客接驾,其他的旅人也在此歇脚休息。

  于是吸引了一些卖各种零食小吃的商取,来这里摆摊叫卖,小贩为方便生意在此搭个茅屋过夜,但还不是一个村庄。

  在明朝大批移民增加以后,起了村名就叫“邀驾庄只是后来语音流传从众从俗,叫白了变成“姚”,再传之,叫成“姚格庄”。

  姚格庄村北的荷花,起于何年,无从查考,但在明末时全国绝无仅有因此才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慕名而来。

  百多年前,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这里还有小范围的异型莲蓬荷花。但是此后不久,却逐渐消失、衰微了,自这里的荷花逐渐衰微消失之后,异型莲蓬荷花从此在中国绝种,以至于我们现在只能看到单一的圆型莲蓬荷花。真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憾事。

  起因是:上个世纪初,到莱阳赏荷花的京城贵官,人数太多,接不胜接。

  县令每日里忙得苦不堪言:其中不光有单纯赏荷的,还有一些以赏荷为名躲避祸害的。这其中也包括朝廷的要犯,关涉政事,因此就比较麻烦。县令怕受牵连,一怒之下,命人掘了荷塘。周围村庄农民积极赞成,挥锨扬镢,一路挖去,立时藕断荷枯。

  正好这一年莱阳天旱缺水,塘内干涸严重,此后又是大旱三年,百亩荷塘变成了十亩荷湾。

  以上事实有何为证?

  城区西郊、位于姚格庄东有个村子,叫“鱼池头”,据《莱阳地名志》记载:该村“原名‘于石头’,后根据村前一荷花湾,更名鱼池头。”

  孙作芹先生说,上个世纪50年代,荷花湾仍然存在,鱼池头村是清朝初期建村,因为荷花湾里的鱼太多,在村前的池塘里,经常密密挤挤地涌在湾边,村人饭后茶余便来赏看,并因此才改了村名“鱼池头”。

  到上世纪90年代后,在鱼池头村西还有一个方圆十几亩的低洼地,1996年前后,莱阳市环卫处对此加以修整,建成一处人工池塘,周围栽树种花,塘中养鱼牧鸭成了风景优美的地方。

  现在,百里荷花湾早已不在,“粉雕玉琢佳人面,荷叶连天无穷碧”的美景,变成了田野上的纵横阡陌,变成了村庄掩映下的袅袅炊烟,昔日盛景已成梦里童话。

  世事沧桑,有一种内在的东西会磨灭:人文精神的一相承,人自然的和语,正是这种内函深厚的东西,构成了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这也是地域文化探究的精髓。

  (作者:莱阳/英吉利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