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现摩登女郎有侠气,十年绯梦入江湖

  2019 威海新闻网

  编者按

  三千世界,镜像人生。

  独家视角,精彩纷呈。

  我们是记录者,用镜头锁定瞬间,留住感动;

  我们是见证者,用影像描述时代,呈现人生。

  今天,威海新闻网《呈现》视觉新闻专栏带您去认识一位“女侠”,去了解她的十年“江湖梦”!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

  王小天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侠客。

  在她的世界里,有绿竹巷和清泉崖,也有幽径长和黄昏晚,是眉间心上的千千丁香,也是袖里手中的三尺青锋。

  时光荏苒,沧海横流,侠客意气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只存在于光怪陆离的小说和虚幻缥缈的影视剧里。

  看着似乎很美,却与侠客江湖行之愈远。

  

  有时候,王小天想疯一回。

  穿上最喜欢的古装,跑到最热闹的商场,迎着人们炙热却诧异的目光行走。

  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独特立行,只想从容呼吸一下江湖人的气息。

  

  中国人的江湖,总有很多意外。

  工作中的王小天是一名典型的都市精英派。

  素爱干净的她格外喜欢白色的衣装,雅致、时尚、青春与活力,这些词汇总是恰到好处的将她描述成一名摩登女郎。

  

  大学时,她留学韩国,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威海。

  几经辗转,在韩国仁川广域市政府驻威海经济贸易代表处担任经济部长一职。

  除了服务于威海与仁川两地的经贸合作,办展会、策划活动、商务会谈都是她的拿手工作。

  

  王小天的武侠梦起源于金庸先生。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是她永远都忘不掉的口诀。

  至今,她都记得那段当书虫啃书的日子:看得入迷时,几乎能一天不吃饭,即便是蹲在书店里,也要把小说中主角的故事线追完。

  

  在王小天的家里,有这样一个书柜,摆满了各类武侠小说,总数有300多本。

  这些小说都是她精挑细选,一页页翻过的。由于书看的很仔细,十几年后的今天,也不见任何破损,轻轻翻看,还有一些淡淡的书香。

  

  闻玄歌知雅意。自从喜欢上了侠客的江湖,王小天也喜欢上了江湖里的丝竹声乐。

  闲暇时候,点上一柱清香,烹上一壶好茶,弹一曲《沧海一声笑》,也是王小天津津乐道的美事。

  

  初中时,父母担心沉迷小说会影响王小天的学习,便警告她远离小说。

  一边是父母严令,一边是难舍的故事。王小天便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明里与小说划清界限,夜中趁着父母睡熟后,偷偷躲在被窝中打着手电筒看小说,时间一场,便累出了近视眼。

  直到一天,夜里下雨,母亲担心家中窗户未关,推门一看却发现了窝在被中看书的王小天,恼怒的母亲大发雷霆之后,将她一屋的小说尽数锁了起来!

  

  无书可看的日子,就像酒虫在肚子里挠痒痒,想得心都焦了。

  好在,初中时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起码当时的王小天是这样想的。

  写一本属于自己的武侠小说,王小天想到便要做到。

  不几天,一部以自己和同学为原型的小说《藤萝传》便新鲜出炉,讲述侠女的江湖岁月。随后,王小天又陆续写了《大宋情缘》《侠天恨海》等小说,成了校园武侠风的引领者。

  

  长大后,王小天武侠梦也从萌芽到了花生。

  留学期间,王小天成立了一个舞蹈社团,组织社团成员学习武术和舞蹈。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组成了一个组合,起了个特别侠气的名字“卧虎藏龙”,主攻武术、茶道、花腔变脸等传统节目,连续三年受邀参加中国大使馆组织的中国文化节活动。

  

  如今,忙碌的工作再也不给王小天写长篇的机会。

  偶尔闲下来,她便写一些小而短的小视频脚本,并尝试着将脚本拍摄成一个完整的视频。

  几年来,王小天结识了不少同样热爱武侠的朋友,大家伙拼在一块傻乐,拍着属于他们的武侠剧。

  

  一个人如果为梦痴了,可能会想尽一切办法,实现这个梦想。

  几经寻访,王小天拜威海通背拳传人李仁建为师,学习拳法剑术。

  每周日清晨五点,是李仁建教授武功的时间,每练成一招一式,才能得到师傅进一步的指点。平时想要练功,王小天只能与师兄拆招,一通拳打完,或是一势剑练得无所滞碍,便有一种酣畅涌上心头。用她的话说,此时当饮一壶酒。

  

  每个江湖人都有一处自己的秘境。

  自从打谱拍摄武侠剧后,王小天便格外留意影视剧中的女装造型,并根据自己的特点,先后买来十余套古装。有时还自己设计出样式,让裁缝制作。

  这些服装已经成为她的收藏品,放在家中的阁楼里,供亲朋好友观赏。

  

  或许是拍摄视频的需要,又或许是本来就热爱。

  定妆是王小天武侠梦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她的脚本里,她有三千化身,有时宫妆淑女,有时是斗笠剑客,有时是风尘佳丽,有时是自在真如。

  古装不易化,需要考虑服饰、发型、装扮等一系列要素。王小天的化妆师已经合作了多年,即便熟悉,但每次装扮仍需要数个小时。

  

  几年来,王小天创作了几十个视频脚本,也拍摄了4部短剧,从编剧、购买服装道具、与武打演员排练、拍摄等,前后投入了数万元,也付出了很多精力。

  如今,她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除了自己拍着玩,偶尔也帮朋友物色一些武侠资源。基于多年来自编自导短剧的经验,策划并拍摄一部武侠小剧,对她而言,还算轻松。

  

  影视剧里看似鲜亮的镜头其实很难拍。

  需要根据人物的表情、动作、哪怕是风吹服饰的细节都要考虑到位,有时一个镜头需要拍摄数十遍才能定住。

  

  舞剑,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需要远镜头、近镜头以及各个角度都抓拍到,一套剑法用到的镜头也许只有十几秒,却反反复复练了几十遍。

  在35℃的高温下,一套剑法走下来,王小天早就大汗淋漓,不好容易拍完一组镜头,王小天直接虚脱,瘫软在地上休息。

  

  其实,影视剧中看似很潇洒的一些镜头最不易拍,例如喝酒,找不到感觉的时候还真拍不出潇洒豪迈的感觉。

  王小天有着格外深刻地感受:烈日下,她端着酒瓶坐在滚烫的岩石上,不仅要注意表情和角度,还要注意倒酒的高度。为了拍摄好倒酒的特写,摄影师要求她延缓倒酒的动作,同时保持潇洒的表情,几乎每次拍摄喝酒的镜头时,王小天都会被酒水呛到。

  

  晚上七点,一天的拍摄基本结束。王小天却没闲下来,随意找个休息区,便和摄影师凑在一起,核对起了视频脚本,查看是否有漏拍的镜头。

  这时候的她其实早已累得有些脱力,能够坐下来,喝杯奶茶,讨论着武侠,是她最享受的时刻之一。

  

  王小天的侠客世界,是一个有人情的江湖,是对江湖的向往,也是对现实的出离,胸中意气,总有出口时。在她看来,真心对待身边朋友,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开心时笑傲江湖,不开心时饮酒高歌,万般千奇总胜人间一场醉。

  这才是王小天的江湖。

  编者按

  三千世界,镜像人生。

  独家视角,精彩纷呈。

  我们是记录者,用镜头锁定瞬间,留住感动;

  我们是见证者,用影像描述时代,呈现人生。

  今天,威海新闻网《呈现》视觉新闻专栏带您去认识一位“女侠”,去了解她的十年“江湖梦”!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

  王小天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侠客。

  在她的世界里,有绿竹巷和清泉崖,也有幽径长和黄昏晚,是眉间心上的千千丁香,也是袖里手中的三尺青锋。

  时光荏苒,沧海横流,侠客意气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只存在于光怪陆离的小说和虚幻缥缈的影视剧里。

  看着似乎很美,却与侠客江湖行之愈远。

  

  有时候,王小天想疯一回。

  穿上最喜欢的古装,跑到最热闹的商场,迎着人们炙热却诧异的目光行走。

  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独特立行,只想从容呼吸一下江湖人的气息。

  

  中国人的江湖,总有很多意外。

  工作中的王小天是一名典型的都市精英派。

  素爱干净的她格外喜欢白色的衣装,雅致、时尚、青春与活力,这些词汇总是恰到好处的将她描述成一名摩登女郎。

  

  大学时,她留学韩国,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威海。

  几经辗转,在韩国仁川广域市政府驻威海经济贸易代表处担任经济部长一职。

  除了服务于威海与仁川两地的经贸合作,办展会、策划活动、商务会谈都是她的拿手工作。

  

  王小天的武侠梦起源于金庸先生。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是她永远都忘不掉的口诀。

  至今,她都记得那段当书虫啃书的日子:看得入迷时,几乎能一天不吃饭,即便是蹲在书店里,也要把小说中主角的故事线追完。

  

  在王小天的家里,有这样一个书柜,摆满了各类武侠小说,总数有300多本。

  这些小说都是她精挑细选,一页页翻过的。由于书看的很仔细,十几年后的今天,也不见任何破损,轻轻翻看,还有一些淡淡的书香。

  

  闻玄歌知雅意。自从喜欢上了侠客的江湖,王小天也喜欢上了江湖里的丝竹声乐。

  闲暇时候,点上一柱清香,烹上一壶好茶,弹一曲《沧海一声笑》,也是王小天津津乐道的美事。

  

  初中时,父母担心沉迷小说会影响王小天的学习,便警告她远离小说。

  一边是父母严令,一边是难舍的故事。王小天便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明里与小说划清界限,夜中趁着父母睡熟后,偷偷躲在被窝中打着手电筒看小说,时间一场,便累出了近视眼。

  直到一天,夜里下雨,母亲担心家中窗户未关,推门一看却发现了窝在被中看书的王小天,恼怒的母亲大发雷霆之后,将她一屋的小说尽数锁了起来!

  

  无书可看的日子,就像酒虫在肚子里挠痒痒,想得心都焦了。

  好在,初中时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起码当时的王小天是这样想的。

  写一本属于自己的武侠小说,王小天想到便要做到。

  不几天,一部以自己和同学为原型的小说《藤萝传》便新鲜出炉,讲述侠女的江湖岁月。随后,王小天又陆续写了《大宋情缘》《侠天恨海》等小说,成了校园武侠风的引领者。

  

  长大后,王小天武侠梦也从萌芽到了花生。

  留学期间,王小天成立了一个舞蹈社团,组织社团成员学习武术和舞蹈。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组成了一个组合,起了个特别侠气的名字“卧虎藏龙”,主攻武术、茶道、花腔变脸等传统节目,连续三年受邀参加中国大使馆组织的中国文化节活动。

  

  如今,忙碌的工作再也不给王小天写长篇的机会。

  偶尔闲下来,她便写一些小而短的小视频脚本,并尝试着将脚本拍摄成一个完整的视频。

  几年来,王小天结识了不少同样热爱武侠的朋友,大家伙拼在一块傻乐,拍着属于他们的武侠剧。

  

  一个人如果为梦痴了,可能会想尽一切办法,实现这个梦想。

  几经寻访,王小天拜威海通背拳传人李仁建为师,学习拳法剑术。

  每周日清晨五点,是李仁建教授武功的时间,每练成一招一式,才能得到师傅进一步的指点。平时想要练功,王小天只能与师兄拆招,一通拳打完,或是一势剑练得无所滞碍,便有一种酣畅涌上心头。用她的话说,此时当饮一壶酒。

  

  每个江湖人都有一处自己的秘境。

  自从打谱拍摄武侠剧后,王小天便格外留意影视剧中的女装造型,并根据自己的特点,先后买来十余套古装。有时还自己设计出样式,让裁缝制作。

  这些服装已经成为她的收藏品,放在家中的阁楼里,供亲朋好友观赏。

  

  或许是拍摄视频的需要,又或许是本来就热爱。

  定妆是王小天武侠梦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她的脚本里,她有三千化身,有时宫妆淑女,有时是斗笠剑客,有时是风尘佳丽,有时是自在真如。

  古装不易化,需要考虑服饰、发型、装扮等一系列要素。王小天的化妆师已经合作了多年,即便熟悉,但每次装扮仍需要数个小时。

  

  几年来,王小天创作了几十个视频脚本,也拍摄了4部短剧,从编剧、购买服装道具、与武打演员排练、拍摄等,前后投入了数万元,也付出了很多精力。

  如今,她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除了自己拍着玩,偶尔也帮朋友物色一些武侠资源。基于多年来自编自导短剧的经验,策划并拍摄一部武侠小剧,对她而言,还算轻松。

  

  影视剧里看似鲜亮的镜头其实很难拍。

  需要根据人物的表情、动作、哪怕是风吹服饰的细节都要考虑到位,有时一个镜头需要拍摄数十遍才能定住。

  

  舞剑,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需要远镜头、近镜头以及各个角度都抓拍到,一套剑法用到的镜头也许只有十几秒,却反反复复练了几十遍。

  在35℃的高温下,一套剑法走下来,王小天早就大汗淋漓,不好容易拍完一组镜头,王小天直接虚脱,瘫软在地上休息。

  

  其实,影视剧中看似很潇洒的一些镜头最不易拍,例如喝酒,找不到感觉的时候还真拍不出潇洒豪迈的感觉。

  王小天有着格外深刻地感受:烈日下,她端着酒瓶坐在滚烫的岩石上,不仅要注意表情和角度,还要注意倒酒的高度。为了拍摄好倒酒的特写,摄影师要求她延缓倒酒的动作,同时保持潇洒的表情,几乎每次拍摄喝酒的镜头时,王小天都会被酒水呛到。

  

  晚上七点,一天的拍摄基本结束。王小天却没闲下来,随意找个休息区,便和摄影师凑在一起,核对起了视频脚本,查看是否有漏拍的镜头。

  这时候的她其实早已累得有些脱力,能够坐下来,喝杯奶茶,讨论着武侠,是她最享受的时刻之一。

  

  王小天的侠客世界,是一个有人情的江湖,是对江湖的向往,也是对现实的出离,胸中意气,总有出口时。在她看来,真心对待身边朋友,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开心时笑傲江湖,不开心时饮酒高歌,万般千奇总胜人间一场醉。

  这才是王小天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