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不图报,他是“禽兽不若”的大奸臣,弑君谋反还抢别人老婆

  事实上,很多皇帝的位子都来得胜之不武,抢来的,偷来的,五花八门,但又有成王败寇之说,所以人们在看一位皇帝时必当先看其治理国家的功绩,然后或者会理解他们“窃取”帝位的不武手段。比如李世民,比如朱棣等,这种皇帝做得就算很合格了,老百姓管你怎么做皇帝的呢,他们无非是吃饱穿暖,安居乐业而已。

  

  但今天这位谋反自立的皇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看看《隋书》对他的评价:化及枭獍为心,禽兽不若,纵毒兴祸,倾覆行宫。对,这个人就是宇文化及,一个只做了半年皇帝的人,一个知恩不图报,被后世唾弃的人。

  为什么要这样说宇文化及呢?来看看他做的这些事,几乎没一件是可以抬上桌面的。首先,宇文化及的好日子是沾了出身好的光。据历史记载宇文化及的老父亲是隋炀帝杨广的忠实拥趸,当初杨广在被议为太子时,宇文述立场坚定。这就是站对了队伍的好处吧,杨广果然日后称帝。这时他当然感念当日看好自己的人了,所以对宇文述家族非常好。

  

  这就是典型的爱屋吉屋,宇文化及便沾了这个光,平时吊儿郎当的不靠谱,惹个祸,犯个错,贪点污,受点贿准有他。好在隋炀帝一直念着旧情,所以对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宇文化及的弟弟成了当朝驸马,这下宇文化及就更不可一世了,咱上面有人呀。

  宇文化及与各官员来往时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说话从来不客气,能骂人的不回避,能羞辱人的不打折。为此那些官员没少去告御状,只不过隋炀帝念着旧情,一直当作听不到而已。

  

  隋炀帝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养虎为患。加之当时社会动荡,起义者不断,隋炀帝也没这份闲心来分析大臣的心思,留点时间他还吃喝玩乐去呢。结果,大业十二年起义者便思谋到隋炀帝身边来了。当时他正乘着私家轮船看江都风景,瓦岗寨的弟兄们动手了。这下隋炀帝后路被劫,他就想直接留驾江东。

  在几个人的撺掇下,宇文化及阴暗的一面被无形放大,就如同他自己说的:人生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意思就是人总是要死的,为什么不做做皇帝快活一下呢?说白了,宇文化及的为人就是爱吃爱玩爱美女,他那时谋反完全是因为隋炀帝受困,他想贪点财宝。后来与一帮狐朋狗友的一商量,直接成了谋逆了。

  

  隋炀帝被杀后,宇文化及也怕杨家的人杀来抢夺帝位。所以他并没着急登基,而是自称大丞相,在当地抢了几千辆牛车,将隋炀帝的金银财宝,包括宫女都抢走了。当然,他早就听闻隋炀帝的皇后貌美,这下就一起据为己有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然已经谋逆了,不想着如何去拯救乱局,而是抢东西,这不就是一个土匪的形象吗?实在难担大任。这时瓦岗寨已经追来了,他只好带着自己的人退至魏县。也就是在这里,他终于忍不住谋逆的心跳了,自立为王,国号许,建元天寿。

  做了皇帝的宇文化及真是爽呀,美女、美酒、好吃的好玩的,样样都有。可太贪心就是要倒霉的,人家起义的队伍打着送财宝来降的旗子一到,他就两眼放光了,不管真假,先放进城再说。结果被窦建德当场活捉,并为他列举了害人、弑君、谋反等罪状,直接砍头。

  

  坐上皇帝才半年时间,宇文化及就人头落地了,这倒应了他曾经说的那句话:人生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这实在是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他大概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配为帝吧,禽兽不若,纵毒兴祸,如此之人又怎么能打理天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