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章,敲诈(一)

  “诸位,这位是嵩山派左冷禅掌门,从今天开始就负责咱们的粮草供应了。”

  次日一大早,岳不群就召集了各门派掌门人到剑气冲霄堂进行议事,把新的人事任命给抗金盟诸人介绍清楚。

  “自今日起,我们抗金盟的武器、马匹、布帛、粮草所有后勤事宜都有左掌门负责,任命左掌门为抗金盟副盟主,全盟所有人士,包括我在内,都要服从左掌门的安排和配合左掌门的工作。”

  岳不群显然是在人事安排上下了大工夫的,这个抗金盟里面,最不服气他的就是左冷禅了。

  “谨遵盟主吩咐!“左冷禅不知道是服气还是另有他谋,不过现在得装装样子了。

  崆峒派关能等人对于谁当盟主,谁负责事务根本就不感兴趣,他们可是奔着范特西来的,是范特西最嫡系的门派。

  林振南也是直奔范特西而来,前期范特西一个指令,他都可以散尽家财,救济被叶二娘伤害过的家庭,还会在乎谁上位吗?

  衡山派莫大、恒山派定闲、泰山派天门都是谁当头都行的态度,五岳门派中可以争锋的唯有岳不群和左冷禅,其他人都搞不过他俩。

  ”启禀两位盟主,抗金盟成立了,灵鹫寺和武当派送过来的物资几乎都没有用,其他门派都是口头支持,现如今粮草也就是够吃半个月左右,岳盟主和左副盟主看看怎么解决为好。“

  说话的是华山派的封不平,左冷禅所负责的工作,原来是由他负责的,谁知道过了一个晚上,左冷禅成了副盟主,还把他手中的事务接了过去,他成了一个闲人,那就得给你们找点事干。

  左冷禅看了看岳不群,微微一笑:“封师弟所言甚是,俗话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问题是咱们抗金盟的头等大事,左某不才,解决粮草问题是分内之事。”

  “也对,半个月时间从华山到嵩山,可以赶趟。”封不平不阴不阳的给了左冷禅一句。

  “伏牛派柯百岁掌门和”金算盘“崔百泉想光复汉家江山久矣,相必早已经准备好了粮草,左某不才,愿意去借粮。”

  左冷禅不再搭理封不平的纠缠,却把粮草放到了距离华山不远处的伏牛派身上,这句话也是说的杀气腾腾,整个议事厅一寒,没人再看左冷禅的笑话,这厮可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辈。

  一语惊醒梦中人,不远处的伏牛派可是超级富裕的,掌门柯百岁是远近闻名的大财主,生性吝啬,一毛不拔,这次抗金盟也没有来参加,甚至连面子都没有作,正是借粮的好去处。

  “经左盟主提醒,岳某也想起来了,柯掌门乐善好施,声名远播,距离华山不远,正当去借粮。”

  岳不群睁着眼睛说瞎话,看的下面的人都是使劲的绷着脸,左冷禅还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一刻,岳不群和左冷禅关系融洽了很多。

  “去伏牛派借粮,小家小户能有多少,敢不敢玩一把大的。”回到书房的岳不群把准备借粮一事给范特西作了汇报,却让范特西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怎么玩?”范特西嘴角的微笑搞懵了岳不群,那户人家又被这个小爷惦记上了,看来得有人要遭殃。

  “兴庆府距离华山不是很远,咱们应该找李谅柞和李秋水借粮,顺手补充一些马匹,弓箭什么的。”

  范特西一句话差点把岳不群吓了个跟头,小祖宗,你这是要打劫西夏啊,一个武林高手就想敲诈西夏,这个很好玩吗?

  “把左冷禅叫过来,我带他走一趟,你安排好人手在边境处准备接收就行了。”

  范特西越想就越觉得靠谱,打劫一个山寨,那如打劫西夏呢,好歹是一个国家,地大物博的,可以多要点,最重要的是可以恶心一下李秋水,让她以后不敢再嘚瑟。

  “参见范大侠。”人的名树的影,灵鹫寺之战,天龙六本之战,全真七子之战,单挑丐帮大阵,硬杠鸠摩智,青城山下勇挑童姥和李秋水,让范特西的威名蒸蒸日上,成为了武林中排名靠前的好手,左冷禅也是有心人,当然乐意结交范特西。

  “左掌门客气了,今天叫你过来,是想玩一把大的,不知可有兴趣?”嘘寒问暖不如开门见山,现在范特西在武林中有这个名头。

  “卑职不才,愿意跟随范大侠前往。”富贵险中求,路上岳不群已经把事情都和左冷禅说了,打劫西夏,这得多大胆量啊,其他人想都不敢想,范特西居然就要孤身前往了。

  “好,左掌门可以收拾一下行李,咱们要上路了,对了,告诉我师兄,让他带我和左掌门的信物去伏牛派借粮。”

  这句话范特西也是说的杀气腾腾的,对于这些无良的地主老财,范特西恨不得全部抓到搜捕司,狠狠的教育一下。

  随着旭日的登空,范特西和左冷禅快马加鞭的直奔西夏国的都城兴庆府而去。

  西夏兴庆府背靠贺兰山,是有雄才大略的李元昊所建立,东征西战,打下了河西走廊、陕甘宁的大部、成为了可以和宋辽金明蒙古相抗衡的大势力国家。

  李明昊是夏国的首位皇帝,他为党项人开辟了王国,创造了文字,让党项人有了历史,这些都没能挡住李秋水对他的攻击,他很快就拜倒在李秋水的石榴群下,然后没多长时间就有了李凉祚,然后李明昊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光荣的嗝屁了,再往后,李谅祚当了皇帝,李秋水当了皇太后。

  “夜色已晚,咱们不妨找家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递拜名帖,求见黄上和皇太后。”

  左冷禅和范特西经过一整天的长途奔袭,终于在深夜时分来到了兴庆府,城门已关,马匹无法入内,两人施展轻功到了皇宫之外。

  “今日没有进食,没有休息,你体能和功力是否受损?”范特西望着眼前巍峨的皇宫,没有回答左冷禅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需要补充点饮食,打坐一番就可以缓解疲劳。”左冷禅已经猜出了范特西想干嘛,不由得感慨了一句,眼前这个哥们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那好,咱们先到御厨那里搞一些吃食,再找个宫殿休息一番,然后精神抖擞的和李秋水算算账。”

  范特西说完,身影一晃,带头窜入了皇宫之中。